嗨,欢迎来到阿拉丁指数
  • 登录注册
  • 我的收藏
  • 管理中心
  • 免费
    收录

  • 众号

    扫码关注公众号


  • 程序

    扫码体验小程序

  • 在线
    客服
  • Top
圆桌论坛:小程序、新场景 、新交易
100000+浏览 · 2018-08-10

我们邀请到的是7位圆桌分享嘉宾:圆桌嘉宾主持人派代网创始人刑孔育先生,红杉资本高级合伙人王岑先生,转转CEO黄炜先生,微盟创始人兼CEO孙涛勇先生,猫眼娱乐副总裁张博先生,好衣库创始人邬强强先生,IDG资本合伙人连盟先生。

 刑孔育:首先感谢阿拉丁的老兄弟史总,请了我这样一个非常不专业的主持人。

我是派代网的创始人刑孔育,派代网是做卖家学习服务,我们现在重心压在微信电商。

大家看到他们都挺有特点,是赚到钱的人,王总在拼多多上有百倍以上回报,在他印堂都是发亮,一边是赚到钱,一边是没赚到钱而且情商不太高的主持人,所以一定又忌妒又恨,所以我一定会死命地拷问。

作为上午这个环节我希望大家也是讨论官方给我们的主题,希望能说一说。第二个问题,从你们各自的角度讲一讲微信小程序能看到的机会,或者哪个领域更有机会,这有一个规矩,第一个讲完的第二个不能重复,我们走两轮,前面讲过的机会后面就不能重复。

 老邢.JPG

王岑:首先刚才说的我们赚到钱了,其实也没赚到什么钱,这两年非常焦虑,核心的原因就是渠道的效应在降低,大部分的企业毛利率35到40,可能好的50,传统的互联网平台我们把营销费用、销售人员市场费用,包括平台的整天让你打折的费用全部算进去,平均算一下是25-30,作为一个成长中心的企业如果把税务联合一算可能8-10点,就不挣钱了。

这两年非常让我困惑的就是传统的渠道,几乎没有什么有效的渠道,稍微好一点是超级商超好一些,线上都一样。第二点,新的创业者,新的品牌,我主要这十多年主要投一些品牌,在线上的创业成本……

 刑孔育:我们这个是说一个机会。

 王岑:我的观点就是说小程序提供了一个效率比较高的机会,做生意或挣钱。

 刑孔育:能再具体一点吗?

 王岑:简单说所有人到最后都是卖货的。

 刑孔育:卖货都有机会是这个意思吗?

 王岑:卖货在小程序相对有一些机会。

 邬强强:我自己是做电商的,我自己看到最大的机会还是连接的机会,这个连接会让整个电商的效率极大地提升,如果说在传统线下的业态里面,一笔钱一盘货,一年只能周转一次,在上个电商行业里面一个季度周转一次,现在是一个月转一次。在这样大背景下,我看到钱是更好挣,但钱更能挣,因为所有的供应商、平台、用户之间的连接会更紧密,但因为钱的周转更快,能找到方法的人挣钱会挣得更多。

 邬强强.JPG

刑孔育:你能落到一个具体领域或商业模式或项目上吗?

 邬强强:在今天看到因为微信可以把品牌商、消费者更好地连接在一起,卖货的效率在极大地提升,这波提升可能是两倍、三倍,这个带有巨大的效率。

 刑孔育:下一位。

 孙涛勇:其实每一个新的生态的诞生可能会有一些类似于创业者内容、工具等等机会,我们认为小程序在早期红利逐步消失之后,我觉得未来大量的机会是来自于中小企业,比如说从事无论电商还是服务,帮他跟他的客户连接起来,建立它的私域流量。你可以认为传统的电商或品牌都没有自己的客户,都没有自己的会员,通过微信小程序可以让他真正地用户自己的会员,用户自己的客户,他们可以直接连接起来,他可以直接触达、直接沟通。

 刑孔育:能够在微信惠及客户的企业会比较有机会。

 孙涛勇:获得流量任何一个平台都可以做,微信最大的机会是不仅可以获取流量,还可以把它留下来。

 黄炜:如果我们发现这个行为原来在线下的时候,是人们喜欢一块干的,这个东西就有机会,如果说一块跳广场舞,因为小程序本身还是连接用户和用户,相当于B端而言,如果那个东西在线下本来就是人们聚集在一起,这个就会发生很大的机会。

黄炜 .JPG

 张博:我理解小程序是一个时代的机会,其实它对于流量整个的变化发生了结构性的变化,我往小了说,因为我是在电影行业,从猫眼电影的视角来说,小程序它的流量不仅仅购票的流量,是说流量在会话框的流量占比是非常关键的,它代表猫眼不仅仅用来做电商,它还有非常强的大宣的价值。

 刑孔育:这个环节要有效一定是比较具体,具体到这是一个明显的机会,就能再往下深一点点,相对明确,我就希望连盟你来根据他们5位的讲法,你来讲讲你认为最有机会的,跟他们不同的。

 连盟:他们五个都一定要投,他们说的都是对的,他们不说的是不是错的我不知道,但是我是没有把握的,这个世界真理都蕴含在高人手里,所以听就行了。

 刑孔育:你作为投资人你肯定会看很多的领域,你正儿八经用钱投肯定有一些观点,小程序10亿的日活,你们肯定有一些比较看好的领域,我们想问的问题是,你认为哪个领域或哪个很明确的机会,给在座分享一下。

 连盟:我听最牛的人说的。

 刑孔育:我们再来第二轮,看你们能掩饰多久,跟刚才所有人观点都不一样,除了刚才所述的观点,大家说的机会,你还能看到什么跟他们不一样的机会。

 王岑:你这个问题就是说,因为它是一个生态圈,这样吧,你问你的,我答我的,因为大家都分享一些感悟吧,大老远跑过来,希望听点真心话。

你看拼多多,拼多多它的成功,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研究过,就跟OPPO的段永平有没有关系,这个手机我认为它结合了传统的机会,腰骶部的市场,你一开始原点的那帮人,经销商也好,第一波的传播者也好,或者拼团这帮人到底哪来的,作为一个三年的时候如果借力没借好的话我认为是很难出来的,这一点上,刚刚大家讲了很多东西,机会很多,但跑马三年之后谁跑出来,都有机会,当初传统企业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纯的淘品牌做得很好,三年之后,很多品类排前五变成传统企业了,大家在创业过程中我个人的建议还是可以借鉴一些传统智慧,因为市场人群、货选错的话,这是白忙活。

 王岑.JPG

邬强强:遍地是机会,这里面很核心的改变,是一个消费心智的变化,现在很多时候在社交群里买东西,核心的关键是我从一个朋友得到信息开始买东西,大家沿着这个思路去想,凡是在现实生活中你想到某个品类或某个消费场景,第一还是线下门店,第二还是APP的时候,这个行业一定是有机会的,将来买东西一定是先从熟悉的人开始,这个心智的改变,人的连接是一个巨大的机会。

 黄炜:其实我特别同意红杉讲的一件事情,我觉得刚才我那个上面有一个图叫做供给、流量和履约、交付,大家比较容易把机会留在流量端,其实真正的机会是在供给端,所以在我看来,包括是创业公司、中国经济也好,其实大家还是在风口越好的时候越把东西盯着供给端,供给端才是最终的机会,光做流量端可能三年之后就不一定存在。

 连盟:特别同意黄炜的意见,我有一句话叫前端是社会化或社群化,后端是供应链,这样凑起来才可以,如果接黄总的话,供给端你要提供给你的用户别人提供不了的商品和服务才可以。针对多大多小的社群都可以,我也可以给我老婆做饭,别人提供不了这种服务,我可以提供给我老婆的做饭+拥抱服务,虽然我的客户群少了一点,但是单客户价值高。

 张博:我觉得下午我都不用讲了,我PPT最后一句话是短期靠流量,长期看供给,其实也是这个意思,我没有说错,待会儿组委会的人可以看到PPT最后一页写的就是这句话。

除了这句话以外,今天还是跟大家流量的事,流量我们有不一样的理解,微信生态的流量其实对产品经理在做产品策划过程中整体的颠覆,我们以前做产品的时候,我们是漏斗模型,我经常讲做微信生态的小程序产品经理的思考应该是反着来的,反漏斗型,你要想你的用户进来如何出去,出去之后如何抓更多的人进来。

 刑孔育:孙总,你也接触很多做小程序的,你做第三方,从刚才五位陈述和观点里头你最赞同谁的观点,最不赞同谁的观点?

 孙涛勇:其实我都赞同,因为本身小程序的机会就非常多。

 刑孔育:我说最赞同或者你最看好,因为你的角度是最特殊,你阅人无数,阅项目无数。

 孙涛勇:我最看好我自己的机会,我补一个机会,我还有一个机会我觉得可以跟大家分享,商业流量的机会,因为以前2012年在百度,百度是在2008年到2010年的时候是整个免费流量爆发增长的时候,包括老刑那时候你也应该SEO,到2010年之后,百度逐步地把一些免费的流量变成付费流量,所以从2010年到后面百度各方面的财报增长得非常快。所以今天再看微信也是一样的,我们在2013年到现在发现很多利用微信的流量红利在获取免费的流量,无论是公众号的流量,还是小程序早期的流量,但其实很多人忽略了微信的商业流量,我们也看到目前微盟服务的很多商家,在通过付费商业流量的时候可以很好地达到ROI,然后不断地进行投放。所以不能把目光放在怎么获取免费的流量,我们希望大家不要仅仅是看到很多人说我的小程序一下子获取了那么多的免费流量,我怎么去复制,其实我告诉你很难复制,甚至不太可能,合理利用一些付费的流量,通过精准营销找到精准营销,这是以后做生意最直接的方法。

 孙涛勇 (2).JPG

刑孔育:尽管各位嘉宾不太配合,但我还是强忍着,第二环节,上午刚刚好多的嘉宾也讲到机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但到第二个环节想让各位创业者你们讲讲在做小程序的过程中犯过最大的错误。

 张博:我们做小程序时间也不长,我觉得小程序现在对创业者来说是机会大于坑,如果非要说到坑的话,我觉得坑可能就是规则,所有人做小游戏一定要研究好整个生态的规则,每个时代、每个平台、每个容器的规则是不一样的,我觉得我们唯一可能有坑的地方就是我们栽过一些跟头,做了一些不符合规则的事情。

 刑孔育:能具体说一个比较大的坑吗,犯了什么规则?

 张博:比如说大原则,所有营销内容一定要依托社群去传播,不要总琢磨用朋友圈的流量做传播。

 黄炜:我觉得转转,因为确实摸爬滚打过一段时间,我觉得有一个最大的坑可以分享给大家,开始只是想做一个很轻的工具,最早我们做二手交易群工具,但后来我们发现还是要有人在群里帮你推这个工具,你以为这个东西会很轻,其实今天做得很好还是有人在里面推,这是很重要的,只不过是你如何让更多的人愿意帮你推。

 孙涛勇:2017年小程序推出来之后,虽然我们喊了一个口号是all in 小程序,但从今天来看我觉得我们当时的决心还不够,我们以前以为小程序可能只是类似于像微信公众号多一个渠道或一个入口,我们没有从整个底层的架构去重新设计这一套东西,在2017年10月份的时候我们底层架构重新重构,我们上线了基于小程序的PASS平台,我们相当于晚了接近半年时间,但如果说今天再回到2017年,可能我们至少要提前半年来布局小程序。

 邬强强:我自己踩过的坑是,当时在发展的早期,关于重交易还是先做内容,把交易做得特别完善,这是不对的,后来我们很快做了一个改变,花了大量的时间在做内容,这个内容指的是围绕商品做内容,比如说传播、预热,所以让我给一个建议,在这个领域获得流量是最关键的,优先去创造那些能获得流量的内容。

 刑孔育:王总,你们也会关注跟微信相关的项目,在你关注的领域里头,你最看好和最不看好的分别是是什么?

 王岑:相对比较看好还是一些老人做新事吧,大国集体军作战的,整个供应链很强,这种有很深积累的人,当然这种CEO的转弯学习能力要非常强才可以,这种有可能作为资本,资本追求就是高增长,所以它这种增速会发现非常快。这种企业也不是很多。

第二种,不是说不喜欢,其实也非常喜欢,就是在座可能一些90后创业者,但我想说的是,即使小程序给了这么大的红利空间,依然也要快速地完成你的学习曲线,最好的方式就是越早见投资人越好,可以减少你的学习成本,我们也看了很多小程序出现的一些不错的企业,其实会发现它的本质跟以前传统互联网犯的错误差不多的,对产品定位是错的,整个一套打法还是流量红利的模式,这个具备投资性,不一定,这只是具备投资性的原因之一,越早见投资人越好,这样可以加快你的学习时间。

 刑孔育:王总,我看你的投资风格是比较谨慎型的,在微信这个体系里头,除了你刚刚讲的团队是很看重的,落实到行业,除了这个团队之外,第二个维度你看什么?

 王岑: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赛道,能持续赚钱就行,刚才吴世春投了很多,但是作为天使投资人,跟我本人还是有些不一样的,因为它可能把项目交给我,我来接了,我接的压力会比较大,所以相对比较谨慎一些,而且我对投后参与比较深一些,我始终想搞明白你从1到10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我还是希望有一些公式,当然也犯过一些错误,因为有些企业不一定有什么公式。结论,对小程序这个生态圈我相信会更激进一些。

 刑孔育:连盟总,你在投资理念上跟王总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吗?你作为投资人,在微信小程序这一波看重哪些?

 连盟:我就只看前端社群化牛不牛,厉不厉害,后端供应链能够提供别人提供不了的商品和服务厉不厉害。

我在微信里面的坑,我被封了好多号。我刚刚不是说社交网络最大的缺点是它让你看见别人想让你看的,不给你看你自己想看的嘛,我主动性比较强,我老觉得早上起来发朋友圈,王总赚了多少钱,谁谁谁又干什么事,搞得我很焦虑,我早上起床不想看到这种消息,我就做了一个虚拟的朋友圈,把柏拉图、曹操、管仲等等名人名言列了一个库,都加在我的朋友圈里面,每天早上给我刷一遍,我早上看到的都是你要做好事,你要价值投资,你一生只能投20个,你要淡泊明志、宁静致远,我每天早上起来都很高兴,我就觉得这事特别好,我就做了2000个微信号,加了好多人,每天都说这个,一星期就被封了。这是我踩过的坑。我还做了虚拟机,买了大柜子,都不行。所以在微信平台上一定要符合规则,给别人看还是需求为主,不能老按自己想的来。

 连盟.JPG

刑孔育:我想追问一个问题,在座各位在微信里头做自己的事情是不是都挺普遍的焦虑和特别担心一个问题,就是被封。黄总你被封过吗?

 

黄炜:经常被封,我觉得这个是在探索中碰到墙壁很自然的情况,很多人误解腾讯投了你会不会怎么样,我们也曾经这么认为,但还是被封,但是好事,证明公平。

 刑孔育:孙总,我看黄总在说的时候你拼命点头,你是不是当时也这么想的?

 孙涛勇:业界有一句话说你被封得越多你的影响力越大。我觉得微信一直在维护它生态用户体验,所以它有一套规则,我们非常值得庆幸的是,微信的规则从来都是一视同仁,所以这套规则从来不是说针对于某一个人或某一个体系,包括当时还有头条系被封,我们看到很多都封了都是很正常的。因为有时候你一不小心就触碰这个规则,这个规则甚至之前都没有人触碰过。

 刑孔育:我想让黄总做一个总结,首先我是挺好奇的,一直有一个问题,知道你会参加我这个环节我特别兴奋,您是不是自从发现微信小程序起来之后,你面对跟闲鱼的时候,你是不是今天感觉能睡好觉了,是不是觉得有安全感?

 黄炜:我一直都睡得挺好的。

 刑孔育:我要是你我肯定觉得安心多了。

 黄炜:多了一个可以跟投资人说的理由吧,但是我自己觉得还好,我的对手其实旧习惯,是新品,但确实少了很多沟通的成本。

 刑孔育:你也做了很多的尝试,你总结一下,给在座的一些创业者一些建议,在做小程序的时候应该一二三注意哪三点。

 黄炜:第一个要清空存量,人看到新鲜事物的时候一定反应肯定是这个有什么不好,有什么看不懂你去接受它就好,大部分只能看到现在,只有少部分人能看到未来,你还是要未来的东西,这个心态上一定是最重要的,这个心态会影响你的组织、你的团队怎么去做这个事。

第二件事情,你要减少焦虑,我觉得可能在座作为创业者经常能看到别人又火了10万+,我们内部有一句话,脚踩到哪里,手动到哪里,手可以学别人做什么流量,但是你要看你脚踩在什么地方,每天都有很多10万+的东西,但今天能留下来的很少,我们要看脚踩在哪里。

 刑孔育:我们有幸生在挺牛的年代,只要你开放一点,别那么装,努力地跟着像吴声老师、在座嘉宾的足迹,你们一定发家致富。我希望在座拿出一点掏心掏肺的话,给大家一点建议。

 张博:我觉得创新无止境,微信生态下的小程序我们现在看到的真的仅仅是冰山一角,可以做的事情非常多,要有足够多的创造力,并且大胆地尝试。

 张博 .JPG

连盟:世界变化太快,所以不是有人说只要今年不觉得去年的自己是个傻子,你证明你没什么进步。

 黄炜:有一件事情我们自己做得不是很好,大家很容易看到小程序的机会,但是小程序的机会是跟人群绑定的,所以很多人注重看到的东西,我认识尤其有一个创业者,他自己去年做了很多绿皮火车,我们得多去做做绿皮火车。

 孙涛勇:当微信已经成为一个社会的公器的时候,每个人的生活都离不开微信,所以今天我们还在忧虑会不会依赖于微信,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已经都生活在微信的互联网里。

 邬强强:小程序的大幕刚刚开始,给的忠告是,冲进去就做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一定要想清楚自己要做什么,做自己能看得懂的东西。

 王岑:我觉得有激情、有品味的人就找我,不需要第一名,战争刚刚开始,第50名都可以。

做了这么多年,因为看到弯道超车的企业还是很多的,我倒觉得因为消费升级到最后还是需要一些美学的概念,这是我十多年投资的一些惨痛经验,因为未来大家都会慢慢地有一些品味了,没事看看艺术史,装B的事也得干一点,装多了你会习惯的,也挺好的,我认为这可能是消费升级的一个本质的东西之一,美好生活首先要美,对美学稍微有一点点感觉吧。

 刑孔育:由于时间关系,再次感谢在座的嘉宾,也感谢在座所有朋友们。

文章来源:现场速记

底部.jpg

THE END

本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阿拉丁官方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 阿拉丁指数平台 ( aldzs.com )、阿拉丁指数公众号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小程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