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欢迎来到阿拉丁指数
  • 登录注册
  • 我的收藏
  • 管理中心
  • 免费
    收录

  • 众号

    扫码关注公众号


  • 程序

    扫码体验小程序

  • 在线
    客服
  • Top
对话晨兴资本张斐:我们仍处于互联网早期
11153浏览 · 2019-03-17


站在复杂网络、分形、维度、幂律分布与超级节点等视角,捕手志(ID:ibushouzhi)与晨兴资本合伙人张斐深入探讨了互联网进化及所处阶段、微信生态、社交网络与技术周期等话题,并给出了为何我们仍处于互联网早期的诸多原因。


张斐拥有逾20年风险投资经验,专注通讯、社交网络、消费者服务、媒体及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资,也是快手、脉脉、雪球、一下科技、商汤科技等公司的投资人。在与张斐近6小时的长谈后,捕手志将对话内容用两篇文章呈现,本文为第一篇,相信会对你有所启发。

ublttl46jhlb7w79!1200.jpg


一、互联网的分形与维度

“互联网如同复杂生命体进化一般,由各种核心的Building Block按照分形的形式组合起来,它的维度是可以被计算与优化的,我们可以利用分形与维度来观察与理解新机会。”


李曌:互联网的本质是什么?


张斐:可以认为它是一个有机生命体。


李曌:所以互联网的进化更像是生命的进化?


张斐:有一本书叫做《技术的本质》,这本书讲了一个核心的观念——所有的技术都是一个个Building Block。如果Building Block做得特别好,就可以被非常简单地不断地复用,我们就可以用不同的Building Block来叠加构建出更好的技术。


生物科学家认为最早的生命体是由四个古老的细菌(发酵细菌、游泳细菌、呼吸细菌、光合细菌)互相吞噬形成的,它们是不同的Building Block,它们相互叠加产生新的Building Block,新的Building Block又不断叠加,从而形成不同的生命体。从单细胞到多细胞,从细胞到组织再到器官,从个体到群体再到社会,不同的生命体通过分形的形式组合起来,构成了生命的进化:复杂系统的多层级增长。


互联网也如同生命进化一样,从网页和Http协议开始,它的核心DNA是网页加一个链接,整个网络根据这个DNA不断组合,然后生成今天非常复杂的互联网。iPhone的技术在它出现之前都存在,只是乔布斯这个天才工程师把技术以某种奇特的方式组建出来,产生了一个具有超级体验的智能手机。


李曌:各种核心的Building Block按照分形的形式组合起来,形成了复杂的生命体?那什么是分形?


张斐:对。分形理论是著名数学家曼德尔布罗特提出的,它的核心理论非常简单——局部与整体相似。比如一个花菜,你掰开一个小花菜,它和整个花菜是自相似的;树的小树枝打开,和整个树是自相似的;山脉也是一样,每个山脉无论大小都是自相似的;再看股票系统也是一样,你在任何一个时段切开一个股票图,你分辨不出来它是分钟图、小时图或是一天还是一年的图,因为它们在所有缩放尺度上都自相似。

9breo8cheshdp37i!1200.gif

分形示意图


李曌:理解分形对于我们有什么帮助?


张斐:分形理论其实是一个特别好的工具,所有分形系统都是从一个最小单位开始的,通过简单规则的叠加生成复杂系统。如果一个系统是分形的,那你其实最需要关心的就是两件事情,首先它的最小单元是什么?其次它的叠加和繁衍机制是什么?


很多事情都有它内生的规律。我曾和你说过,我们辨别一个企业喜欢用树和小草的比喻,树和小草的最小单元和成长机制是完全不同的。你仔细看每个产品的最小单元和用户放大的机制,如果这其中存在缺陷,那整个产品到一定阶段后会自我崩塌。最小的机制不健康,就长不大,就像一个沙堆一样,最小单元是一粒沙,沙堆通过力学结构搭建起来,这就意味着它的高度是受搭建机制所限制的。


李曌:你还曾说过基于分形的互联网维度是可以被计算的,那现在互联网处于什么维度?


张斐:这个问题我请教过一个科学家,他的理解和我们不一样,他认为互联网的维度其实是比较难测量的,没有人真的有全网信息。但从我的理解来看,今天互联网可能是介于两维到三维之间,这个结论没有得到科学验证,但互联网的维度一定在增加的,因为链接和节点数都在不断增加。


李曌:这里的维度如何定义?


张斐:维度有科学定义,一个分形尺度被放大a(a≠1)倍后,其占有空间(长度/面积/体积)比原来增加了a^n倍,那么这个分形的维度为n。


举例来说,比如线的尺度放大两倍,它的长度就增长两倍,所以它是一维的;一个面的尺度放大两倍,它的空间放大四倍,它是二维的;将球体的尺度放大两倍,空间增长了八倍,它是三维的;如果是超立方体,你将尺度放大两倍,它的空间就增加了十六倍,它是四维的。曼德尔布罗特的分形维数不是整数,它是可以有小数点的,比如海岸线是非常典型不到两维的尺度。


再比如肺这样体积很有限的器官,为什么可以把巨量的氧气从空气分子中快速提取出来,在血液中完成和二氧化碳的交换?是因为它通过一个复杂连接的分形结构完成了维度的升级,它的维数接近四维。


李曌:虽然生物是三维的,内部的生理结构和运作却表现为四维,分形给了生命一个额外的维度。如果要提升一个网络的维度,它会受什么影响?


张斐:升维主要是依靠网络结构完成,而网络结构的升维由节点和链接来决定的。


我们举个例子,同样是一亿用户体量的新闻APP和社交APP,它们的价值是完全不一样的。假设没有用户关系网络,新闻的APP就是一个典型的星状网络结构,单个中心分发给一亿人,那它的链接数就是一个亿。但如果是一个亿的社交网络,它的链接数可能是几百亿,几万亿甚至更高。如果它是点对点的完全链接网络,这是最复杂的一个网络系统,它的链接可以是新闻网站数的上亿倍,最大链接数应该是一亿乘一亿(双向网络是1亿*5千万,单向网络是1亿乘1亿)。


当你的节点足够多,并且节点全链接的时候,它形成的尺度已接近一个面的体积,而单个的链接本身只是一维的,这就完成了维度上的升级。


节点有限,维度一定也是有限的,但如果你的节点能生成更复杂的架构,每两个节点生成一个新节点,生成的新节点和另一个新节点又生成更新的节点,那它一定生长在一个新的维度上。山是怎么形成的?山是熔岩,熔岩底层是沙子,沙子理论上就在原地,但因为它底下总有新的沙子不断上涌,这就相当于新的节点,上面的沙子只能在高维上出现,所以当沙子足够多时新维度自然就会出现了。


李曌:听说张小龙对分形理论特别认同,微信的节点与维度是怎样的?


张斐:我觉得张小龙认同分形理论很正常,因为这是一个科学理论。微信的节点是非常奇特的,它有大量群的节点、朋友圈的节点、公众号的节点、即刻视频的节点等,现在小程序还将线下的节点也连接了——线下的人、商户、商品,所有这些节点的链接量有可能远大于点对点人的链接。


如果定义节点数增加一倍的时候,链接数增加多少倍,今天微信用户大概十个亿,假设微信用户数增长到20亿时候,微信链接数被放大多少倍?如果它是一个二维平面,它的链接数量应该被放大四倍,但我猜它是高于两维的,因为它的节点不断生成的新节点。这就意味着我们只能靠增加一个维度来解释,也就是当它节点增加两倍的时候,它的链接数有可能被放大接近8倍(即三维)。当然,由于微信新生节点的方式和数量是不断变化的,我也没有微信具体的链接数据,我很难给出特别精准的回答。


如果微信的维度到达这么高,这意味着其它低维的APP或服务在和它竞争时,它的优势几乎是无法阻挡的。这是为什么拼多多依托微信在很短时间内用户就超越京东的原因。另外,相比京东是一个有限维度的B2C模式,呈现一个星状网络,淘宝体系有C2C和B2C的网络同时加持着,在与京东竞争中一直有很强的竞争优势,无论是节点数量还是节点链接的密度都完全不一样。


李曌:高维的网络结构会长出体量无比巨大的新生事物,这是微信真正可怕的地方。我们要怎么理解小程序的意义?


张斐: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巨大的变化,可以理解为是节点的变化。PC里的所有节点是网站,而在移动互联网里的节点是APP。对网站来说,它本身就是一个生存能力不强的节点,它需要依赖搜索引擎给它输入流量才能活下来,因此在PC互联网,搜索引擎是非常强势的,可以抓取所有的数据,数据对搜索引擎来说是透明的。在APP半封闭的网络里,虽然数据被封装在APP里,但留有一个数据吞吐的出口,它可以输入和输出数据,却又不是全透明的。


当APP拥有了自己独特的数据后,它的生存能力就大幅提升了。但每个APP不能相互链接,数据不互通,今天没人能解决这个问题,有些公司尝试解决但无果。在微信生态系统里小程序之间与APP之间的体验是不一样的,微信上所有的链接被打通了。小程序其实有点像细胞,每个小程序之间可以互相调动,这个进化机制变得更先进了,但我们并不知道这种形态会不会变成主流。


李曌:那如何看待微信里的其他机会?


张斐:这是个很难的问题,如果回到APP的生态系统,其实第一波人都不知道最好的东西是什么。07年第一代iPhone出现时,做的典型应用你很难想象,做什么指南针、文件存储、看图的工具,因为那时这些简单的工具被大家认为是最重要的应用。其实都不是,后来才出现一些具有特别明显链接效应的产品,比如社交产品。


讲实话,我花了一点时间去看微信生态的东西。第一波出现很多电商,现在也有开始做社交的,但总的来说都是一些在利用微信的流量且缺乏贡献的应用。


另外,我细读了张小龙最近的讲话,印象很深刻,他特别讲到生态系统的健康成长,这是上帝视角,也是一个超级产品经理的视野。在一个生态系统里,你除了获取能量外,还需要去贡献你的价值,比如你将一些残余有害的东西消灭,或是为其他物种贡献养料,总之要找到自己的使命。至今,我觉得在微信生态最好的、全新的机会还没有出现,也有可能是我带偏见或没看到,这当中的变量还是挺多的。


李曌:什么才是微信生态中那种最好的、全新的机会?


张斐:它可以和生态融为一体,但它又代表全新的基因,比如相对于原来APP生态而言,微信内的支付、流量、分发、ID等都是新基因且它们也很强大,你的新用户是自带ID不用注册,而且传播也特别快。但这些优秀的新基因和什么结合才能变得更强大,现在都是未知的,它需要时间去试错。


二、超级节点与链接密度

“超级节点在创造有序的同时也带来了幂律分布,如何成为超级节点并且提高链接密度,是希望成为具有网络效应的公司要重点考虑的。”


李曌:我们是否可以理解对于互联网这样一个生命体,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