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欢迎来到阿拉丁指数
  • 登录注册
  • 我的收藏
  • 管理中心
  • 免费
    收录

  • 众号

    扫码关注公众号


  • 程序

    扫码体验小程序

  • 在线
    客服
  • Top
一个小程序,能装下这个时代的多少爱与自由?
7581浏览 · 2019-03-14

文 | 史中

(1)

Enya 一笑,仿佛整个屋子都温暖起来。

我也说不清,反正她就是有种魔力。

虽然看上去很年轻,但她是腾讯如假包换的第一位交互设计师。2003年,在深圳华强北的办公室里,和马化腾一起研究QQ的新版本,新界面上那个叫绿桔的头像,就是她了。

640-21.jpeg

左边是QQ原始的样子,右边是QQ2003的样子。箭头指的就是 Enya 当年的头像。

十几年前,腾讯组建了腾讯用户研究与体验设计部,这就是日后腾讯新产品开发的“御用王牌军”——CDC(Customer Research & User Experience Design Center),Enya 就是主要参与人之一。你能想到的几乎一切,QQ游戏、QQ音乐、Qzone、腾讯网、腾讯视频、QQ浏览器、微众银行、微保等等等等,都出自她之手。

和腾讯最牛的产品经理马化腾、张小龙一样,Enya 也掌握一种神奇的方法,让她可以通过冰冷的程序,看到屏幕对面的用户的脸,摸到他们的悲喜。所以,“从零开始想象一个产品”这种近乎通灵的大手笔,在她团队手里都是标准的“日常操作,不用扣666”的。

然而,一切过往,皆为序章。就在2017年冬天,Enya 突然面对一个“特殊任务”。这个任务和之前十几年的都不相同。

640-20.jpeg

Enya 陈妍

一位神秘嘉宾突然找到 Enya,问她有没有兴趣设计一个“移动政务系统”。

“政务服务?服务谁的?”Enya 问。

“服务全广东人民!”对方冷峻地说。

仔细一问,Enya 明白了。广东省政府这两年在做一件了不得的事情,那就是“政务信息化”。别急,这个词听起来不太性感,但其实这比大多数微博上的热门事件离你近多了。

这里中哥多解释两句。

和政府部门打交道时,由于不熟悉政务流程,你一定经历过这样的场景:

想象中自己拿着身份证就可以办理很多业务,但鉴于业务的需要,我们经常还要出示居住证、驾驶证、学位证、在职证明、收入证明、独生子女证、宅男光荣证等等等等。

而且很多情况下,只跑一个部门是不够的,你要带着一堆证件,从东城跑到西城,从南城跑到北城,还要经常重复填写一堆已经填过很多次的个人资料。到最后也许还要等上一两周才能把事情办完。

于是你大概和中哥一样也会吐槽:在老百姓看来,各个部门都属于政府,他们统一掌握着我的所有的信息,您各个部门之间不能打通一下数据吗?为啥要让我拖着疲惫的小身躯地拿着八百个证件全城五日游呢??

话说回来,“政务信息化”就在解决这件事。一旦成功,人们就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样,拿着一堆资料一趟趟跑政府部门办事,而是只用一部手机就可以搞定护照在线预约,申请驾驶证,结婚登记,工商注册等等业务。

640-19.jpeg

把政府办事机构“塞进”手机  大概就像这样

卧槽,这件事要是做成,分分钟“感动中国”啊!

没错,设计中国最温情的“政务服务系统”这个感动中国的历史机会,眼看就要落在 Enya 团队肩膀上。

现在揭晓邀请 Enya 的神秘嘉宾,他就是——腾讯云副总裁,数字广东公司 CEO 王景田。

640-18.jpeg

王景田

说到这,你可能已经有一万个问题了。纳尼?数字广东这个听起来又红又专的公司究竟是个啥?数字广东和腾讯是个啥关系,数字广东和广东省又是个啥关系?我们不妨向前倒倒带,中哥把这个温暖的故事慢慢讲给你听。

(2)

一个时代降临,总会有些证据。

2015年3月,马化腾在全国两会上提交了有关“互联网+”的提案。这就是如今腾讯话语里“下半场”和“产业互联网”的雏形了。

虽然很多人依然认为腾讯只是个做社交和游戏的公司。但用互联网的技术来帮助这个国家各行各业,一直是腾讯看到的真正未来。

来不及解释了,得快上车。于是,从2015年开始,腾讯手握“腾讯云”,在各行各业的“枣树”上都打三杆子,反复试探着时机。

有关政务的时机,来自2017年9月。

当时一些数据显示,广东省政务信息化的程度,在全国并不领先。

“一方面,广东是全国顶级的人口大省和经济大省,钱是有的;一方面,广东可是像腾讯、华为这样全球顶尖高科技企业的总部所在地,技术也是有的。”彼时刚刚履职的广东省省长就很纳闷:“为什么各种资源都齐备,就是难以把新技术用在政务中呢?”他觉得,一定是方法出了问题。

于是,广东省做了个大胆的决定:成立一家商业公司来支持这件事。

正好,马化腾日常会代表腾讯和省政府沟通,看到这个机会,他赶快向政府部门表示:“这个活儿,腾讯会全力以赴!”

说干就干,在省领导的推动下,广东省还筛选了几家对于建设数字政府有热情的公司:移动、联通、电信,决定和腾讯联合成立股份公司。

于是,数字广东就这样成立了。

数字广东的股权结构是这样的:

腾讯占股 49%;

联通占股 18.00%;

移动占股 16.50%;

电信占股 16.50%。

640-17.jpeg


这个股权结构很有趣,三大运营商联合绝对控股,保证国资属性,腾讯是最大单一股东,把握公司技术和产品运营方向。然后,腾讯云政府业务副总裁、曾经有二十年政府业务经验的王景田,成为了数字广东的 CEO。

说到数字广东的成立情景,王景田记得很清楚。

2017 年国庆之前,省政府开会,决定要注册企业。整个国庆假期,腾讯内部各种准备材料,很多证照都是从北京快马加鞭运送过来。10月9号一上班,我们拿着所有资料找老板盖章,之后是公司和政府的各种特批,很快我们就拿到了数字广东的营业执照。

他说。

股东们市值加起来有好几万亿的数字广东公司,从申请到成立速度如此之快。这简直有点魔幻。

剧情进展得太快,王景田都有点不适应。讲真,过去二十多年,他的职业生涯不说是四平八稳,也可以说是进退有据。这下可好,眨眼功夫自己就站在了创业的风口浪尖。

创业者并不好当:手里拿着一堆章,环顾四周,没人、没钱、没场地。

好在王景田是个“老江湖”,慌是不可能慌的。钱好办,先找母公司腾讯拿出5000万。场地也好说,先把腾讯在广州给企业微信准备的一层办公室借过来。接下来就差搞定人了。

他先是从腾讯技术工程部“撬”来一支水平扎实的20人技术团队。然后,出现了开头那一幕,他推开了 Enya 办公室的大门,求助于她的“腾讯产品王牌军”。

(3)

总体上来说,Enya 老湿有一种和她岁月静好的形象完全不同的狂野内心。

本来王景田最担心的是 Enya 觉得做政务不性感,鼻孔出气高冷地拒绝他。没想到听完他的描述,得知自己的团队有机会为全省的 Ladies 和乡亲们改变“办事难”贡献力量的时候,Enya 二话没说:“我加入!”

王景田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这下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算是齐了,可以正式开始取经了!

说得这么热闹,到目前为止这个“手机政务大厅”连个名字还没有。Enya 发动团队起了一堆名字,最后交给大家和政府领导一起投票,最终,“粤省事”这个名字得票最高。

640-16.jpeg

这是起名时候的投票结果。

而且,既然要求全广东人都能用,就要照顾从8岁到80岁的人,照顾从小学文化到哈佛耶鲁的文化水平的人,那么“粤省事”就一定要使用方便,人人都会。这么看来,只有一种形式最适合“粤省事”,那就是——微信小程序。

640-15.jpeg

OK!初步目标确定:把广东省线上政务网站和线下政务大厅的主要民生服务都搬到粤省事这个小程序上。

说干就干,2018年春节一过,Enya 就从百人团队里抽调了25个童鞋,风风火火地开始了粤省事的设计。

不客气地说,这世界上 90% 的设计师,可能做了一辈子都还根本没入门。而 Enya 显然是少数经过十几年磨练,幸运地理解设计真谛的人,她主导的无数用户达到几亿的产品,设计哲学都只有一个字:人。

你可能觉得这种哲学有点故弄玄虚。。。不过接着往下看,你就会明白了。

在动手设计之前 Enya 和团队首先要知道一个问题:当粤省事界面跳出来的一瞬间,屏幕那边的使用者究竟是什么人?

于是,按照腾讯 CDC 部门的惯例,她把同学们派到目标用户最多的地方进行调研——各个政务大厅、办事机构、中小企业,甚至是工地、清洁工人休息室、残疾人社区活动中心等等。

这种面对面的询问,基本可以保证“每个人都会表达他们对于政府服务的真实意见”。

有残疾人吐槽:办事大厅人太多,虽然有残疾人专用窗口,但是熙攘的人流依然会让我们寸步难行。

有工人吐槽:政府办事的流程太繁琐,我不太会上网搜索流程,只能在现场一个人一个人地问过去。

有一对夫妻还说:办事要带的证件太多,我们刚刚因为忘带了一个证件耽误事而大吵了一架。

等等等等。

640-14.jpeg

腾讯用户研究与体验设计部(CDC)的童鞋们,实地调查时的照片

当然,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根据这些先期反馈,Enya 团队设计了一套调查问卷,又通过QQ收集了两万份回答。

这下,团队基本心里有数了。

他们要用最清晰的流程、最方便的操作、最少的证件要求,把人们最常办理的100个政务事项,在粤省事里逐一实现。

比如:

公积金查询、提取,社保查询,护照、通行证签注,机动车违章查询,居住证登记等等。

640-12.jpeg

腾讯在中国互联网的产品界已然封神。Enya 心里再清楚不过,既然粤省事交给自己团队来做,所有人都会期待这是一个“腾讯级别的产品”。然而,此时已经是2018年3月,而粤省事的发布日期已经确定,就在两个月后。

艰难险阻,八十一难。

这第一座大山就是:政府的各种服务种类比商场的服装种类还多。。。

讲真,对于民生政务,腾讯的同学们可是一窍不通。但要做出一个有灵魂的产品,他们必须咬着牙学透政府的各种五花八门的办事流程。幸亏省政府派出了很多了解政务流程的公务员帮助他们,短短两周之内,他们查看了像山一样的资料,又向公务员们虚心请教,这才恶补了基本政务知识。

终于,Enya 团队把主要的政务事项规划为三大类:信息查询类、事项办理类、服务预约类。然后给每一类事项都规划了一套用户体验相似的办理流程。

就好像饭店的菜单上,把甜点归为一类,把主菜归为一类,把酒水归为一类。。。这样做的目的是:即使对业务流程不太熟悉的人,也能轻松地找到自己想办的事项。而且,只要他成功办理过一次业务,再办同一种类的业务就都畅通无阻了。

640-11.jpeg

公共服务分为三大类

仅仅把事项归类,还远远不够。为了让粤省事成为“腾讯级产品”,在体验的设计上还要倾注很多特别细节的小心思。

随便举两个例子:

比如,在登录的过程里,有一个标准操作,就是人脸识别——人面对摄像头读出上面的数字。然鹅,考虑到聋哑人可能无法读出屏幕上的数字,所以 Enya 专门找到了微信团队开发的一套人脸反光识别系统,不用说话就可以完成验证。

再比如,很多业务的办理,都会用到自助拍证件照的功能,但是市面上的自助拍证件照技术都不够完善,因为没办法自动把背景变为纯色。于是 Enya 又拜托腾讯的技术同学自己开发了一套“抠图系统”。

640-10.jpeg

为了让电子证件更容易被人辨认,Enya 团队特地考虑用了和实体证件相类似的配色元素。

各路妖魔鬼怪沟坎河坑都没拦住产品设计团队,但在做“居住证办理”这一项的时候,Enya 遇到了一个巨大的挑战。

标准的居住证办理,最多需要填写49项个人信息,很多都还是各个政府部门已经掌握的数据,这对用户来说可谓是非常不友好。

“居住证”只是一例,如此需要重复填写多项数据的服务流程还有很多。

但是,这些信息沟通是政府部门之间的系统能力决定的,Enya 是说了不算的。面对这个问题,只有一种解决方案,那就是:政府各部门数据要在后台打通。

(4)

数据打通这件事,成为了粤省事最艰难的一步。

它甚至比大多数人想象中更艰难。

根本原因在于:中国太大了。单单一个广东省也太大了。如果我不说,你可能根本不知道,广东省不同城市、不同区,甚至可能不同村镇对于同一件事的办事流程和所需资料都是不同的。

解决问题的路看起来只有一条:

要想让广东人在指尖就能办理民生政务,首先需要设计一个“粤省事”小程序。(这件事,需要数字广东的产品设计部门来主导)

要想把粤省事的功能完整实现,首先要把广东各级政府的各个部门的政务数据在后台打通。(这件事,需要数字广东的技术部门来主导)

但要想把数据打通,首先要把全省21个地市,几千个村镇业务事项的流程统一。(这件事,得依靠广东省政府主导)

640-9.jpeg

要做出“粤省事”,其实需要下面两层巨大的金字塔基座。

实际上,广东省在“统一事项梳理”方面的工作已经开展三年多了,但是进展一直比较缓慢。这一次,面对粤省事开发的箭在弦上,广东省政府也拼了,几乎发动了全省所有下属政府有关部门,把事项梳理作为这一个月最重大的事情来办。

你可能都想不到,最后梳理出来的广东省各级政府各个部门的总事项,达到了190万个。

王景田说。

有了这事项的梳理结果垫底,省政府很快统一了各地的办事流程——在广东省内,无论哪个地市,办理同一个的业务,都使用同样的流程,都需要同样的证件。

流程初步统一之后,数字广东技术团队马不停蹄地和各级政府各个部门的数据系统开发商联系,让他们对系统进行改造,为粤省事的调用开放出统一的接口。

有了这些统一接口,就可以自由调用各地各部门的数据。数据在手,一切都被理顺了,要填写的信息数就大幅减少。“居住证办理”这项业务,从原来的填写49项信息,锐减成只需要填写7项信息,更逆天的是,原来办居住证至少需要跑公安局一次,现在可以一次都不跑,直接在线上办完。

640-8.jpeg

数据打通之后,云端就可以随时调用各部门的数据,就能大大加快办事速度啦。

许多地方多年都没做成的事情,广东省在这两个月间居然完成了,这应该称得上是个奇迹了。这是广东省政府、数字广东技术部门、粤省事产品部门和所有相关机构企业集体创作的成果。

说回数字广东。技术上的挑战,已经让同学们生无可恋,但王景田回忆,比技术还要大的挑战,其实是和政府部门的磨合。

数字广东的核心团队来自腾讯,是一群穿着格子衫的技术宅,他们的思维模式是技术思维,说话讲究单刀直入,换句话说,情商普遍堪忧。

而数字广东服务的是广东省政府。无论在哪个国家,政府都是最讲规章制度的一个机构。无论是政府公文,还是公务员的话语体系,都是有总有分,环环相扣,用词严谨,逻辑严密的。

刚开始,数字广东的童鞋和政府人员开会的时候,王景田总能看到一副奇葩景象:

一边是甲方西装革履字正腔圆,

一边是乙方背心短裤东倒西歪。

形象的差异都是小事,关键问题在于,数字广东团队的各种汇报,政府的人根本难以理解。

到后来,王景田只得请求支援,让省政府专门派来60位熟悉政务的公务员同事来数字广东挂职,一边教授他们掌握政务流程,一边帮助这些技术宅们提高情商。

年轻人,到底是成长快。短短一个月,数字广东给政府的报告就写得有模有样,要规范有规范,要条理有条理,连什么时候用分号、逗号、句号都合乎惯例。甚至每次汇报会议,如何组织座次,如何介绍与会人员,发言顺序等等都安排得井井有条。。。

(5)

临近5月,距离粤省事发布只有一个月时间。

设计封装、调试接口、对接数据,这些繁琐的任务像海啸一样涌来。数广的所有同学都进入了无以复加的劳累状态。Enya 的产品设计团队也进入了最后的攻坚。

大部分 Enya 的产品团队原本驻扎在深圳总部,但是为了粤省事项目对接省政府,他们都从深圳搬到了数字广东的所在地广州,在封闭的集体宿舍里一住就是几个月。

互联网公司习惯晚上加班,而政府部门习惯早晨开会。所以我们又要晚上加班,又要早上开会。

她笑着回忆。

就在粤省事小程序界面最后定型之前,Enya 突然产生一种“不知为何,但就是哪里不对”的感觉。

在之前的设计中。人们进入粤省事,会看到三个栏目:第一屏看到的是“热门服务”,第二屏是“证件”,第三屏是“我”。

这种设计是有道理的。作为一个网上办事大厅,最重要的当然是各种政府服务,所以当然要一进来就能看到这些服务。

但是,Enya 盯着测试版小程序,突然做出了一个决定——把栏目的区分全部裁撤掉,平行放到同一屏幕里,而且,把“我的证件”放到最上面!

如果现在你登录粤省事,最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排自己的证件——身份证、驾驶证、护照等等。

640-7.jpeg

前后两种设计的区别

我希望朋友们一进入粤省事,就有一种“这就是我”的感觉。他们可以直接打开自己的电子身份证、电子护照、电子驾照等等,就像打开自己的钱包,就像回到自己的家那样~

说完这句,Enya 注视着我,我意识到这对于她来说很重要。

我恍然大悟。

在过去漫长的几十年,中国人从未把政府办事大厅当做“我的领地”。他们对这个庞大的国家机器保有有一种复杂的敬畏。中国的社会结构之复杂,组织体系之繁复,造成每个人去政府办事,都得提前做好在人潮中拥挤、获得有效信息难、耗费大量时间的心理建设。

但是站在现在,我们有机会做出些改变吗?

过去是群众在一个个政府部门面前排队办事;现在是我坐在这里,一个个政府部门在我面前一起办事。

Enya 的话掷地有声。

640-6.jpeg


我终于明白,我面前的这群人,哪里是在开发一个小程序,他们正在试着让一切冰冷成为过去。他们只是一群孱弱的普通人,但他们拥有的,是手中钢铁一般的技术和胸中一团执拗的火焰。

当时的数字广东,技术、商务、产品团队加起来总共有300人。所有人每天夜里两点回家,早晨六点又出门。从大楼外面,你可以轻易辨认数字广东那两层楼,因为那里二十四小时灯火通明。

工资、奖金、个人成长、团队精神这些都已经不足以支撑,支撑他们的只剩一个信念——我们在做一件改变历史的事情。

王景田当然义不容辞,为了协调事务几乎每周都要往返北京深圳两三次。即使是回到北京,也根本没有时间回家。那几个月,孩子根本没见过爸爸。

但王景田没有想到,自己技术团队、商务团队的八零九零后也可以那么拼命。他问几个同学,为什么连续加了两个月班,你们还这么有力气?对方的回答出奇的一致:“为人民服务!”

这是一句熟悉又久违的话。

正在数字广东团队攻坚的时候,一位女程序员的孩子生了一场危险的大病住院,即使是这样,她也没能去医院陪孩子。那天半夜两点,她回到家,还想继续工作,发现家人已经把她的电脑锁起来,老公含着泪问她,为什么就不能陪孩子一会儿。

数字广东的总工程师王刚,女儿过生日都没时间陪,女儿写了一封信给他,信里她问爸爸,为什么连吃饭睡觉的时间都没有。

640-5.jpeg

这就是女儿写的那封信

王景田甚至还看到过这样一幕,妻子难以忍受老公这么长时间的加班,直接冲到办公室,手里攥着离婚协议书。

粤省事还没有正式发布,很多亲身参与开发的人都没办法向家人解释清楚自己做的事情究竟有多么重要。

“我只能尽自己一切努力,帮同学们和家属做沟通。在艰难的时候稳住阵脚。”如今回忆起这些故事,王景田这位久经沙场的大叔,泪水却在眼眶打转。

五月中旬,临近粤省事发布。半夜十二点多,Enya 把粤省事的终板设计图传给马化腾,马化腾做了一个奇怪的修改提案:把字体调大。

懂设计的童鞋都知道,在手机上,字体调大会让产品整体的协调感变差,会显得有点丑。但马化腾的出发点很简单:使用粤省事的人中,将会有很多老年人,他们可能就是我们的爸爸妈妈,为他们放大一些字体,牺牲一定的美观,这种取舍是正确的、值得的。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马化腾接连为粤省事放大了五次字体。

“我做很多年设计,我还是蛮相信 Pony 的感觉。” Enya 说。

2018年5月21日,广东政府宣布粤省事上线。5月23日,腾讯云+未来峰会,小马哥站在聚光灯下,重磅介绍了粤省事。

当天,粤省事的浏览量就突破了1400万。在接下来的半年中,粤省事的注册量狂奔,截止2018年底,已经有超过500万人实名注册了粤省事,509项高频政务民生服务可以在里面办理,截止到2018年最后一天,累计查询和办理业务量超过5300万件。

640-4.jpeg

(6)

发布会当天,其实中哥就在台下。

马化腾神色坦然,他没有讲述数字广东的艰辛。正如当时数广的两百位同事一样,他们沉默低调,甚至连自己的家人都不知道他们在忙什么。

640-3.jpeg

马化腾在2018年云+未来峰会

短短半年,500万广东人在上面真实地办理过民生业务。粤省事蹿红,世界像是跑过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发卡弯。很多人知道自己的朋友、家人就是粤省事的作者时,他们都瞪大了眼睛:“原来粤省事是你们做的啊!”

奖赏有时会迷路,但它最终会和那些努力的人相逢。

广东是一个朝气蓬勃的省份,年轻的人们匆匆挤地铁上下班,也许无法注意到,其实在沉默的角落里,还有无数残障人士。粤省事推出来之前,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非常繁琐的政府办事流程,对于残疾人来说简直是无法完成的任务。

Enya 特别提起,粤省事和其他政务服务系统都专门按照中国最严格的《无障碍规范》来开发:

对于阅读障碍的人群来说,他们没办法做到逐行读取文字,设计团队就把当前文字设计成高亮显示;

对于色盲和色弱人群来说,也许用红绿色做区分,在他们看起来就可能是融在一起的,所以在颜色上设计团队也进行了精确区分;

对于听力障碍的人群来说,他们没办法听懂视频内容,于是设计团队就给所有的视频加上字幕。

对于视觉障碍的人群来说,他们使用粤省事完全要靠听力,所以粤省事专门配备了定制开发的“读屏系统”,为他们念出文字。

640-2.jpeg

李飞(为了尊重他的意愿,我用了化名)家住在广东偏远地区,患偏瘫很多年了。之前他为了申请一个“残联证”,在亲友的帮助下拍照、又去医院坚定残疾等级、再去镇上的残联登记,来回跑了5趟,写了4份材料,填了12项个人信息才拿到证件。

后来他听说,如果申请残疾人补贴,还得继续跑,而且要等很长时间,几乎都要放弃了。

正好就在这个时候,粤省事发布了。他赶紧成为了粤省事第一批注册的百万用户之一,通过人脸识别和语音验证就进行了残疾人实名认证,然后通过线上陆续申请了重度残疾人护理补贴、困难残疾人生活补贴等等全套补贴。

李飞的生活本该如此,他不欠这个世界感谢,反倒是我们欠他一句:对不起,我们来迟了。

人们经常说腾讯是做商业产品的,但当你知道自己设计的产品对面其实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是他们的具体生活和喜怒哀乐的时候,商业和公益并没有什么不同。

Enya 说。

在一次腾讯内部的交流会上,数广项目设计师 欧龙和魏仁佳站在台上,热泪盈眶:“做好政府的服务设计真的很难很难,但我们不会放弃做这件事情。因为我们所有人值得有更好的生活。”

Enya 记得,台下的掌声响了很久。

(7)

刚才说到。实际上,粤省事只是数字广东的“第一枪”。

在完成粤省事的上线之后,王景田、Enya 和数广的将近一千位同事们又马不停蹄地开始改造“广东省政务服务网”。

其实,粤省事和政务服务网,背后都是人们要办理的政务事项。如果把粤省事里的政务事项比作精选套餐的话,那么“广东省政务服务网”中的政务事项就是满汉全席。这其中不仅包含了粤省事中所有常用的服务事项,还有其他政府可以提供的服务事项。

640.jpeg

广东政务服务网首屏界面

可想而知,政务服务网的事项更复杂,技术对接更艰难。但是,在2018年9月,崭新的广东省政务服务网如约上线。

从那时起,数字广东团队又马不停蹄地开始开发政府内部的“协同办公平台”。同时,还有各项政务云的建设迁移,排在长长的清单之上。

所有人的努力,其实都在完成一件特别简单的事:让人们感觉到,生活在广东挺好的。

Enya 曾经面临无数次告别。

无论是 Qzone 还是 QQ 音乐还是 QQ 浏览器。当一个产品从腾讯 CDC 孵化之后,最终都会交还给产品自己的运营团队,那就是 Enya 对它们说再见的时刻。

“你会不舍吗?”我问。

“不会啊!这就像我的孩子长大了,Ta 可以独自去面对生活了。”Enya 说。

“一点不舍都没有吗?”我不死心。

“如果你懂得:这世界上只有一种爱是以分离为目的,那就是父母对孩子的爱。”她说。

我至今能记得,Enya 和我聊天的时候,她的话里很少出现“付出”和“艰难”,说得最多的却是“有爱”和“快乐”。

有一天,她也会放手把粤省事交还给数字广东,就像已经重复了无数次的离别那样。但我猜数字广东的将近一千位同事也会和 Enya 一样,用心去了解每个普通人的悲喜,用尽全力去帮他们。

而我比任何时候都相信,他们在帮助每一个活生生的人的时候,都是在帮助这个国家向前迈出一步。这一步虽小,却带着温度。

 作者:史中

官网底图.png

THE END

本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阿拉丁官方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 阿拉丁指数平台 ( aldzs.com )、阿拉丁指数公众号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小程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