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程序也被复制粘贴?这个开发者遭遇了抄袭和扒窃

如果你在2018年就开始习惯用微信小程序加水印,那你很可能用过「水印大师」这个小程序。做过十个小程序的开发者于军说,「水印大师」是他最用心的小程序,上线两年多来一直有持续的迭代和维护。

作为一个有丰富的小程序开发经验的开发者,于军给我们分享了他这些年开发小程序的故事。他如何把自己的小程序打造为用户使用的实用工具,如何用它变现。当然,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是他发现了自己的小程序被扒窃后的故事。

有的小程序1:1完全复制(我的小程序),我真的很无奈,这种行为真的很没品,希望官方也能重视起来。


被微信推荐,他的小程序目标用户和实际用户不相同


于军做过多个小程序,其中一个小程序「老照片上色」还曾经得到过微信创客的推荐。但在最初,做小程序也只是于军的工作范围的一部分。

2014年开始从事前端开发的于军在小程序上线之初就开始密切关注这个新产品了,但在他真正实践之前,他供职的一家知识产权公司就先动了起来,公司要求技术部员工在小程序推出后尽快做出一款知识产权类的小程序。

彼时小程序刚刚上线,于军和同事开发的这款小程序在没有进行任何推广的情况下就获得了不少自然流量,他和同事在那一年还获得了公司颁发的创意奖。这些年,于军服务过的公司上线了多个小程序,但他自己的精力更多还是放在了自己的小程序上。

「录音大师」、「大师证件照」、「水印大师」都是于军做的小程序。作为一个纯前端,于军在这些过程中也是一点点摸索、尝试,最终独立完成了这些产品,而「水印大师」是他花心思最多也迭代最多的小程序。

在于军的预想中,「水印大师」这个小程序的使用就是为了保证个人信息证件的安全性。数字时代,如果你没有完成身份的实名认证很可能寸步难行,诸多功能都无法正常使用,为了自己的使用体验,消费者都主动把自己的身份证件图片上传到了平台。但这带来的一个新问题是信息容易被盗用,证件相关信息如果被二次传播就无法预测其后果。

对于会 Photoshop 或熟练应用图片处理 app 的用户来说,这种图像处理只是小菜一碟,但对于更多的用户来说,他们可能需要一个更简单的方案。「水印大师」就是这样一个小程序,上传图片,输入水印内容,确认之后即可下载,几乎是一个无门槛的操作流程。

想法是一回事,实际是另一回事。在实际应用过程中,于军发现自己的目标用户和自己预想中的也不太一样。因为现在「水印大师」小程序最多的用户群是18-25岁的女性用户。

小程序现在受众人群可能不一样。现在大部分都是一些可能十八九、二十岁的小姑娘在用,为什么?他们就是追星,他们追星晒单。我一开始不理解,因为我初衷就是一些重要的图片加水印防止别人二次传播,结果现在是粉丝追的明星有什么周边开始售卖了,她们需要截图自己购买的记录,这些粉丝也怕购买记录被别人盗用,就会去加一个水印。

我觉得这小程序能爆发,也是这些粉丝的口口相传,明星的粉丝经济还是很可怕的。

粉丝会通过水印证明自己为偶像出钱出力. 图片来自:@甜面酒


用户只想「白嫖」,变现不靠充值靠广告


作为一个个人开发者的作品,兴趣不是长久的,能够带来持续变现的商业模式才更重要。

而工具类小程序变现的方法也很简单——广告,不同类型的广告。

于军做的几个小程序日活高的时候稳定能有几万用户,而这些小程序无一例外,主要收入都靠广告。

于军曾用自己和身边人的小程序做过对比调研,他得出的结论是「插屏广告和视频广告这两个变现是最赚钱的。」而 Banner 广告这种靠点击计算收益的广告类型和前两个没法比,效果并不好。

在小游戏里常被开发者应用变现的激励式视频广告在于军的工具类小程序里也表现不佳。在他的小程序中,用户可以通过看广告获取免费的工具使用次数,看两个广告可以加一次使用次数。但即便是如此,于军「也没有明显感受到它给我带来的变现增加了多少,这可能是小程序类型的问题。」

在他看来,如果激励式视频广告的 eCPM(每一千次展示可以获得的广告收入)足够高,那么他还是愿意牺牲一定的用户体验换取收益的。但在发现激励式视频广告的收益并没有明显高于插屏广告和视频广告后,于军还是更喜欢后两种广告类型。

不同小程序的广告收益也不同,于军「老照片上色」的 eCPM 就明显高于他其他的工具类小程序。于军表示,自己在19年通过小程序获得的广告收入还蛮高的,但年后 eCPM 就没有超过9块、10块过。在他看来,这个数据可能和系统对用户群体、日活的判定算法有关。

开发者也不是没想过用其他的办法完成变现,但受限于小程序不支持虚拟支付的限制,于军很难直接卖服务。当然,弯道超车也是有的,于军就试过让想获得小程序更多的服务次数的用户通过「加额度」花钱购买体验次数,但由于链路长(通过客服消息)等多种原因,付费的人很少。

效果并不是特别好,也有花钱的,但是好多人都喜欢「白嫖」。

「白嫖」用户有时还会让开发者很受伤。在运营这些小程序的过程中,于军就遇到了一些「奇葩用户」。

有的用户总觉得自己被欺骗了,他们很伤心。虽然他一分钱没花,但要求你必须好好服务于他,一张嘴就是骂人的都有。


抄袭扒窃,个人开发者束手无策?


不过最让开发者伤心的不是一边白嫖一边还有诸多要求的用户,而是扒窃小程序的「同行」。

于军有搜索自己小程序的习惯,这个习惯让他发现了好几个和他做的产品长得十分「相似」的小程序,甚至有的是1:1复刻。于军的「老照片上色」,「水印大师」以及他朋友的「传图识字」都曾遭遇过扒窃。

这些扒窃小程序有不同程度地对同类小程序进行抄袭和借鉴。有的是「像素级抄袭」,前端、UI、数据库、云函数均为抄袭,直接将已经成熟的东西拿来换名变现;有的是某一方面抄袭,比如 UI 抄袭,复刻成熟小程序的 UI 界面,省去自己设计的麻烦。

于军的「老照片上色」就遭到了「像素级抄袭」。他最初发现有人可能在扒窃自己的小程序是因为接口——于军在自己购买的百度接口调用记录中发现有人恶意调用接口,之后他马上改了密钥防止调用。但事情没有结束,于军之后在搜索过程中发现了一个和自己小程序几乎100% 相似的小程序,唯一的不同是二者打赏码的差异。

腾讯云开发工作人员的回复.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在坚定的维权后,这个几乎100% 抄袭的小程序很快冻结,两个小程序的开发者还曾进行过直接的对话。

扒窃的开发者表示,他用「老照片上色」小程序还原了自己妈妈的照片,发现有额度限制后,他自己在网上看到了扒窃教程,跟着教程一步步操作之后完成了整个小程序的「迁移」。而于军最惊讶的还是开发者的身份。对方不是一个专业的前端,只是一个跑车的,这次扒窃只是他的一次尝试实践而已。

小程序低门槛的另一面冲击着传统的开发者,他们不只要面对一些懂代码的同行抄袭,可能还会遇到类似的扒窃「实践」。

而另一次遭遇抄袭被抄的是 UI,这次被抄袭让人更心痛。作为一个前端,于军小程序的设计都由自己负责,为此他自己曾在周末学习更多设计知识,熟练运用了 Photoshop,但这些学习的成果都能被别人轻松地拿走取用。

他曾经截取过多张小程序截图,并对上线时间等内容进行了取证,但由于他的「水印大师」小程序没有软著,在接到类似的申诉后,官方很难直接把相似的小程序下架。

一段时间后,于军发现对方换 UI 了。如果对方是听到风声自己换了 UI 也好,但在搜索同类小程序时,于军发现那个小程序只是换了一个对象抄 UI。

这个人我觉得就挺没品的。除了云函数用的自己的,其他都是抄的。

该小程序现在的 UI 和「证件图片加水印」小程序非常「相似」

在吃亏多次之后,于军也开始考虑通过申请软著和注册公司来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但软著申请麻烦,需要频繁更新也成了很多开发者的「拦路虎」。

作为一个普通开发者,于军最希望的还是微信能多关注一下此类事件,能进行协助的判定,维护无软著个人开发者的权益。

160032983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