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电商生态尚有4倍发展空间

可以说,2013年是中国电商SaaS赛道崛起的元年:在巨头混战、群雄割据的风口下,一众草莽揭竿而起。          

2013年的那场著名的阿Q之战中,淘宝封杀微信。狠人白鸦知道机会来了:他兴奋地找朋友喝了一夜的酒,然后瞄准了微信电商生态被迫独立这一风口,把有赞从一个不涉及交易、“淘宝客”模式的引流平台升级成一个全方位介入交易、提供技术支持的平台,一战成名。

同年,还在读研的孙涛勇,也在一段失败的运营实习经历中,意外地发现了微信生态崛起这一风口。

2013年,孙涛勇从学校毕业,除了领了毕业证、学位证,还多拿了一证:大学生创业证。

没有投资人,孙涛勇通过朋友、亲戚等帮助,筹集了启动资金,创立了微盟。

如今,7年过去了,这两个电商SaaS领域的头部玩家都已经上市,却依然没有跑通一条可持续的盈利模式:有赞持续亏损,而微盟被诟病为一家“销售公司和广告公司”,电商SaaS产品独立盈利之路,依然道阻且长。

而这背后的底层逻辑,是SaaS产品距离中小商家核心需求,仍有一段距离。


微信积极发展电商生态,盘活私域流量


即使通讯APP 使用时长最长,短视频类使用时长持续增长。根据极光大数据,微信为代表的即时通讯类产品在整体移动网民使用时长占比逐步被短视频类产品挤占,2020 年 Q1,即时通讯的占比为 22.8%,短视频已经达到 21.1%。

从变现手段看,除游戏外,朋友圈广告、以小程序为主的微商和线下商户是微信的主要商业化手段。

微信本身有流量,总体缺乏缺商户,线上有微商,线下依赖第三方电商工具(SaaS)导入商户,作为社交工具本身缺乏淘宝导流促成交的能力,运营和导流的需求也给第三方SaaS 工具、运营方以发展空间。2019 年,小程序累计成交额已达 8000 亿,同比增长 160%
            

微信电商生态建设进入加速期,直播、朋友圈流量加码


微信自15 年开始做小程序,目前正需要引入新的玩法来提高流量转化率。

2019 年,微信推LBS 广告,免费试运营,计费方式从 CPC(按点击次数计费)到 CPM(千人展现成本)再到CPC,2019 年微信,还推出视频号功能,但更偏个人 IP,而不是商户;

2020 年微信推出直播,对标淘宝直播,直播工具 3 月已经公测,官方小程序做直播预告,为直播小程序导流,平台和 B 端商户目前积极性都比较高;

6 月份,微信推出微信小商店,为商家提供 0 元开店的工具,并可以实现直播带货;

7 月份微信测试小程序转发朋友圈,以此将微信私域流量打开,为小程序电商注入新的活力。

淘宝直播市场占有率在50%以上。淘宝直播在 2019 年已累计 4 亿用户,淘宝直播 GMV 在2000-2500 亿元,粗略估计淘宝的转化率在 0.5 以上;

另一方面,淘宝直播 DAU(日活用户) 为 0.75 亿,2019 年 GMV 在 2000 到 2500 亿之间,占到直播行业市场的 50%以上,淘宝GMV/DAU 的数值在 2667-3333 之间。

微信小程序测试转发朋友圈等举动有利于提高微信小程序直播的转化率以及GMV。

2020 年微信在直播投入较大,从年初三月份的腾讯看点直播再到现在7月份的微信小商店,无不在强调直播这一功能,与此同时,微信7月份测试小程序转发朋友圈。

微信小程序测试转发朋友圈等举动有利于提高微信小程序直播的转化率以及 GMV。

微盟有赞有望提升微信电商生态整体活跃度和基础设施水平

微信小商店基础设施不够完善,微盟有赞介入有望提升微信电商整体运营能力。

6 月,微盟小商店开始进入公测,一些拥有企业号的用户纷纷收到内测邀请。微信小商店主打 0 元开店的口号开始吸引各商户们的注意。

但是目前微信小商店还在测试阶段,从其开店流程和商家后台模块来看,微信小商店目前只能进行基础的交易卖货行为,适合刚起步的小商户(没有太多的资金)入驻,而对于有一定客户粉丝的商户来说,并不适用,其在营销玩法以及数据分析,客户关系维护上较为欠缺,而微盟、有赞的商城显得更加成熟。          

美团这几年大力发展新零售,目前美团APP 的市场占有率将近 60%。如此高的市场占有率显示了美团强劲的市场竞争力。

目前美团的 DAU 达到 0.63 亿,2019 年 GMV 达到 6821 亿元,GMV/DAU 为 10827。

对标美团APP,预计腾讯智慧零售 GMV 短期空间可以看到 1446.76 亿元。

小鹅拼拼对标拼多多,GMV短期空间可以看到941.13亿

拼多多做为电商三大巨头,目前市场份额为5.2%。拼多多这几年与微信联手,通过微信小程序实现用户裂变,不断利用营销活动拉新获客,2019 年 DAU 达到 1.23 亿,GMV 突破万亿达到 10066 亿元,GMV/DAU 高达 8183.74。          

对标拼多多APP,预计小鹅拼拼 GMV 短期空间可以看到 941.13 亿元。


微信朋友圈私域流量有望进一步为商户小程序导流


截至2020 年 6 月,在小程序来源 TOP10 中,可以清晰的看到排在第一位 58.5%的是微信朋友之间的分享,MAU(月活跃用户)高达 12 亿的微信是每天用户必不可少的信息交流导导致了这一结果,这说明在私域平台中,用户的体验显得格外重要。

同时横向对比可以发现通过分享获得流量的比例在逐年上升,而通过快捷入口获得流量的比例在逐年下降,2020 年 6 月已经下降至 18.4%,这一数据完全展示了微信平台的社交独特性。

朋友圈流量7-8 亿/天,平均访问朋友圈 10 次/人,朋友圈 100 亿访问量/天。通过分享转发的形式更能够促进商户的精准送达和推荐。未来加入小程序分享朋友圈,将会为各商户平台导入更多流量。

微信小程序测试朋友圈转发只是微信电商做出的基础动作,目前微信的定位主要还是在于巩固自身的用户活跃,在保证用户活跃的基础上,会开拓电商新途径,一旦突破这个点,也就成为微信电商发展的转折点。

2019 年,根据公开信息,微信小程序电商 GMV 约 8000 亿,DAU 约为 3 亿左右,GMV/DAU比值约为 2700,2020 年微信小程序的 DAU 已经达到 4 亿+,对标淘系电商,微信小程序流量池拉动的电商 GMV 尚有 4 倍的空间。          

微信限于其个人社交属性,微信本身不主动导流,因此其电商成交量远小于其流量规模,DAU转化 GMV 的效率很低,但如果仅限于微信小程序,其流量转化效率的差距则要小很多。

直播小程序开通、朋友圈转发引流等手段下,西部证券分析师认为其与普通小程序、公众号、微信群相结合,将进一步提高微信社交电商整体的流量转化效率,参考微信小程序和淘宝直播的效率差距,西部证券分析师认为短期至少将带来 4 倍以上的空间,中长期空间更大。

天眼查APP专业版数据显示,我国目前共有超过3.6家直播相关企业,辽宁省和浙江省分别以近5,000家相关企业数量位居全国前两名,山东、广东、江苏、福建也均拥有超过2,000家相关企业。

截至10月19日,我国今年已新增近2.6万家直播相关企业(全部企业状态)。其中,前三季度新增近2.5万家直播相关企业,较去年同比增长565.32%。第三季度新增1.1万家相关企业,环比增长11.75%。

SaaS 产业总收入短期空间可以看到 185.66 亿元~278.49 亿元。综合微信各板块 GMV 测算以及变现率测算,考虑国内国外同SaaS产业发展现状,随着微信电商生态基础设施的不断完善,西部证券分析师预测 SaaS 产业(GMV*TAKE RATE)短期空间可以看到 185.66 亿元~278.49 亿元。        

测算说明:西部证券分析师认为微盟有赞作为第三方SaaS 厂家虽然难以有效地从直接的平台电商导流中获益,但其在微信电商生态中的核心地位有望帮助其在中长期通过配合微信电商生态发展、不断迭代 SaaS 产品及推出更多地产品及服务,从微信电商整体的 GMV 增长中获益。

因此西部证券分析师参考当前有赞的软件收入/平台 GMV 作为一种近似 take rate 的指标,并参考美国 shopify,其SaaS 收入更多地与平台 GMV 相关,由此计算出 take rate,作为对未来微盟有赞等微信电商SaaS 平台公司从微信电商整体 GMV 成长中获益能力的一种测算指标。

电商SaaS的内核是提供产品,这就决定了从长期主义的视角来看,产品力一定是决定其能否最终在同赛道占据头部的关键因素。

但现阶段,在产品同质化严重的情况下,“代运营”就变成了差异化所在和一大卖点。

事实上,线下门店数字化转型,缺的不止是工具,更缺“运用工具的手”。为什么中小商家数字化转型难?因为即使有了工具,也不精通社交裂变、系统运维、用户留存等数字化功能和玩法,导致工具形同虚设。

就拿国货数字化转型来说,转型的灵魂在于从重生产、渠道为王转为需求导向和流量思维,内容营销是不可忽视的一部分——只有数字化工具根本无法实现从里到外的数字化蜕变。

对于愿意花钱买电商SaaS、且线下有一批粘性会员的中型商家来说,大多都愿意再花一笔钱去运营流量。与其外包给要重新熟悉工具的运营团队,不如电商SaaS一举包揽:

对于比外包团队更熟悉软件的电商SaaS来说,把运营和工具结合起来,好比药房不仅卖药,也包揽打针,起到降本增效的作用。

可以说,在七年之痒的关头,电商SaaS只有大胆思变,从温水中跳出来,真正感受用户的需求和痛点,方能顺利破局。

160032983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