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论坛主题: 产品、裂变、留存那些事


    主持人:谢谢,我们分享结束之后,我们接下来再做一个深入的探讨,做一个圆桌,关于我们怎么去获取流量,怎么做裂变,怎么做好内容、工具、小程序等等。我们逐一请上我们的圆桌嘉宾。分别是步数宝合伙人袁瑗、灯塔财经创始人荣强、创新工场合伙人郎春晖、浪淘金&她社区创始人周杰、小打卡创始人&CEO赖斌强。

    不用自我介绍了,直接聊吧。今年下半年我们看到很多人都说资本寒冬,刚才也有嘉宾讲到很多大佬为了追求自己的东西乱吹。我们看到一年前很多人都说我们做小程序快速融一笔钱,但是随着今年下半天资本寒冬,同时微信其实也一直在很克制,我记得我前一段时间问过一个微信的产品经理,我说你们今年大会,今年还会释放一些什么样的新能力出来,他很官方的回答我一句话,我们可能该释放的能力释放差不多了,可能我们今年会收拢要去克制一把,很张小龙的说法。

    我想问问大家,在座好几位是做小程序,你们自己做增长的时候怎么看微信对流量和营销很严格的控制,你们怎么找到好的路子,让自己的想法做更好的裂变。赖总你先。

    image.png


    赖斌强:我觉得大家其实都有一个观点,微信其实很克制,这个我非常同意。其实微信做它整个的开放平台,包括小程序平台,其实他有一个非常长远的打算,就是本身它是想做更下沉的,甚至是把它自己变成一个浏览器过程操作系统,它本身自己也是一个APP,它得保证它主要的应用场景也就是通讯,这个是最根本的东西,大家都是因为通讯集在微信上的,这是本。在这上面承载的微信生态,这个其实是末。如果说上边泛滥太多的诱导分享或者说是太多的对用户来讲无效的信息,其实会让微信本身这个本会动摇,这样所有人多没得玩了。这个事情就跟煮饺子一样,先得把水烧开,下点饺子,这个时候添点凉水让温度下来,要不然锅盖就被掀翻了,发展一段时间得盘整一下。我整体非常看好微信的长远发展和它现在的节奏,它愿意去做这些事情本来就说明的它是本着一个非常长远去打算的。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可能对于在生态下发展的创业公司来讲可能就得把握好节奏,同时把握好心态,做一些真正对用户提供价值的东西,在传播裂变多看一下周老师的那本书,上面其实讲的很清楚。整体就说这么多。

    主持人:我插一个问题,因为小徐经常跟我聊小打卡的观点,很多人好奇小打卡真的只做打卡这件事,后来把社区做起来的。你在什么时候意识到我不去做一个APP,要在微信里面把整个的产品做起来?

    赖斌强:其实在2017年六七月份,我决定在微信小程序生态里面创业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就已经决定了说,我们要做一个价值足够大的东西。本身之前大家都知道微信的小程序生态,我觉得它不是红利,我在其他的场合也说过,它不是红利,它是大的浪潮。就是它可能没有像移动互联网这么大的一个浪潮,但起码我认为说它也许是移动互联网的一半或者怎么样的,它是一个大的浪潮,这是一个新大陆。在新大陆里面,如果仅仅获取一下流量,赚点钱,这个太可惜了。它上面是能够产生几千万DAU甚至上亿DAU产品,我非常坚定的这个事情的。因为这个是一个历史发展的潮流,要在这个生态上面,要在这个大的新大陆上面去做一个大产品的话,那你一定要解决一些比较通用的基本需求,而不是仅仅的做一个工具,我认为工具能作为一个切入点,但它整体发展上限其实是相对明显的,它提供的价值也是相对有限的。

    image.png

    主持人:我先顺着这个思路,同一个问题抛给周老师和袁老师,我发现步数宝和她社区里面都有同样的模块,就是抽奖或者换一个奖品,我们的论坛是要谈裂变和留存,我们怎么用这些功能运营让用户的留存更高,还是只是可有可无的功能。

    周杰:我们其实是从今年春节之后开始做小程序,做了差不多有三十款小程序,有一款是到四千万用户。刚才你提的兑换或者我们的抽奖模块,这个我自己的理解可能还是一个数,就是我们自己做了三十款小程序之后,一个体会就是说核心还是做场景,做产品,它本身的场景产品本身的裂变能力,实际上是蛮关键的,这个是道。在这个上面你用一些数可能会有作用,但仅仅是锦上添花,你刻意的去加一些方法对它有帮助,但是光靠这些方法形不成传播的闭环,这就是我们的感受,所以我们做下来的体会,我们希望做的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个非常适合于微信生态体系里边的一种产品或者一种场景,它就有火的机会。反之的话只是拿一个场景进来,希望靠各种方法把它搞火的话,最起码在目前的微信管理和规则体系下,其实机会是不大的。

    袁瑷:步数宝这个产品它的核心价值,其实并不是说仅仅是兑换东西,我们的大部分用户其实是本身就要有运动和步数,步数宝只是让他的过程变得更加有意思一点,仅此而已,没有步数宝他还是每天会走路和运动。我觉得我们的价值就是让他的过程变的更有意思,就像有老干妈吃饭吃的更好一点,但是没有老干妈还是会吃饭。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就是分享,分享在我们整个认知里面,就是我们并没有说把它纯粹的当做一个获客的手段,我们更多的是把它当做一个口碑,口碑传播的产品化,我觉得这个是很重要的,为什么老说分享,是因为在微信的生态里面,口碑传播变得简单。如果我是一个APP的话,我这个做的很好,但是我怎么推荐给我的朋友呢?我把它分享出去我的朋友去下载,这个成本很高,而在微信里面这个成本很低。

    主持人:你说成本很低,一个用户能低到多少钱?能透露吗?

    袁瑷:反正很低。

    主持人:我知道有很多做的比较好的是在一两毛钱甚至更低,获得不错的留存比较高的用户,我们自己做小程序做不到,还是在一两块钱的地步。

    再抛一个问题给郎春晖,其实我不太想提资本寒冬这个事,我们自己也在创业。我特别想问一个问题,因为小程序留存差是业界的共识,当你去看一个项目的时候,我不知道是不是像传说中的投资人一样,我们不看累计用户,我们就看你留存做的怎么样,我们这是一个考量的指标。第二个就是你要不要做矩阵,你不做矩阵做单品,可能我们也不会考虑,觉得留存很差,单品有可能做不起来,所以当你看一个小程序,或者做小程序公司的时候,你是用哪个角度去投资的?

    郎春晖:我觉得你问的太细了,我现在投没有针对小程序有什么样的考核指标,起码我还没有到这个程度。但确实是我们累计注册用户怎么样,我们确实是看活跃度,像教育项目我们要看续费率这些,为什么你们的小打卡突然变成明星了,因为你们提供了很多活跃度和兴奋度,这是你们的价值。

    主持人:当我们去投一个小程序项目的时候跟以前投APP,会有什么新的角度吗?我还是看同样的指标。

    郎春晖:差不多,指标是不会相差的,因为我们要的是最终结果,很多人问我们说你们投AI项目怎么怎么样,我们作为投资人来看,不管是人工智能或者小程序对于我们来说都是一种工具和手段,我们要看的就是最终的结果,什么是最终的结果?就是你针对什么样的特定用户群,什么样的特定场景的特定需求,你这个团队是不是有能力真正的满足这样的需求,这个是我们考核更多的,如果在这种基础上你会发现真的小程序是一个风口,虽然这个风口我们也关注了很长时间,2017年1月7号,夜里12点上线,我等着它上线,我测完以后特别失望,我马上给张小龙发了一个东西,你们出的东西就是鸡肋。他们也是在慢慢改变,印象特别深是2017年5月各种各样的大招开始放出来这也是跟各种各样的竞争环境,包括苹果的制裁有很大的关系。

    我记得苹果制裁是4月份制裁的,我特别清楚,正好那天我跟他约了一个会,结果那个会被迟到了一小时,后来才知道是被苹果制裁,这些逼着平台开放。我为什么讲这件事情,还是到投资,我从2002年开始做投资,我们以前做投资的时候特别反感一类型的项目,这种项目就是依附于单一平台,最早期大家绝对不会投基于淘宝上的什么项目,这两年改变了,各种各样的整个淘宝的大店开始能拿到很多。最开始投小程序这时候也是,投资人是怀疑态度的,你只是个小程序你能做什么,我也是存在这种怀疑态度,我一开始不敢上来投一个小程序项目,但是因为我关注这个领域,1月份上线我就看,谁能在这个领域帮我做一个探针,我忘了五月份还是六月份我们就投了,跟着这个走我们也没有特定说基于小程序,我一定要投出什么,我不是这个角度看问题的,我不知道可能在这个场合这么说不合适,但确实我们不是这么看问题的。

主持人:刚才提到AI这个词,我把问题抛给荣总那边。

我们自己公司其实也是在做一些内容小程序,灯塔财经也是内容型的小程序,你们在做这样一个内容小程序的时候会怎么考量在微信里面做用户拉新和留存这个问题,因为确实是大家很关注的一件事,因为我们自己看到很多做内容型的小程序,它的各种数据表现都不怎么样,你们怎么考虑这个问题?

    荣强:先介绍一下,我们做的是工具型的产品,是为股民用的炒股工具,但是我们做这款产品的时候,用的点不一样,我们更多用的是机器的算法,因为我们认为股市这个事它是基于数据的,主要都是大数据,依赖数据,股民看数据变化的,每天开盘之后数据就变了,收盘之后理论上要把所有的结果都算出来。而且现在跟之前最大的不一样就是上市公司越来越多了,对于一个股民来讲,十几年前他一个人应付的是几十家公司和几百家,现在三千家上市公司供他选择,这是非常复杂的问题。所有数据的东西只要是它客观存在的,上市公司都是要公布数据的,理论上讲都能把它计算出来,现在的技术可以达到靠机器可以快速的把结果呈现出来,包括资讯也是一样的,所以我们做产品是从这个角度入手的。

    的确我们做了APP,也做小程序,而且我们是第一批微信在内测的时候,2016年10月份内测的时候,我们是第一批受邀请做内测之一,我们开始做错了,把80%的功能都做到小程序里去了,后来发现不对,又把内容拆出来做成矩阵形式的。当年上线2017年1月9号上线那一天我在现场,那天小龙在场,他讲过他的一个想法,他觉得现在用户在手机上待的时间太长了,他提了一个概念即用即走,小程序是想做这件事的。我们后来也充分理解这件事情,实际上他每一次想解决一个问题找一个工具仅仅就那一个问题,他不应该因为这一个问题带着他再去其他的,所以你让小龙做头条和抖音一样的产品,他真的不会做。这也基于我们当年在腾讯跟他一起工作,了解他的习惯。

    刚才主持人问另外一个问题,腾讯有很多小程序的规矩,我们面临这些问题的时候,我们就去适应、理解,因为我们知道微信一定是想好的,它才设定这些规矩,因为它所有的这些规矩都是只有一个目的,不要去打扰用户,让用户的时间更有价值,所以我们去遵守这个规矩,理解它。在做裂变和推广的时候,这个我们说起来有点心酸,我们这个行业在做分享,不是跟刚才会上其他的创业者讲的,动辄上千万上亿的客户,我们后来也是分析了,为什么我们做了很多种方法效果不是特别好,我们理解这个事情有两点决定的。第一点本身炒股这件事是一个非主流的,大家很少在朋友圈里见到有人说炒股赢钱了,非常少。

    第二个炒股它是一个投资行为,我炒赢了一定是有人输的,所以如果是一个好的策略我不会去分享给别人,如果你见到一个人告诉你他有好的策略分享给你,那一定是骗子。所以这两个原因造成了我们做了很多好的产品工具让用户做分享,哪怕引导他很难。但是我们也发现有一些特点,也有一些东西股民愿意分享的,比如说骂人的时候,抱怨的时候愿意分享。这个证监会怎么样,上市公司又怎么样,我们基于这些特点我们去做一些产品。比如说在去年年中的时候股权质押这件事一度挺热挺火,也是乐视网后来发现原来整个公司已经不是创始人的了,已经质押出来了,股民认为这个风险就大了,实际上这个信息都是公开的,只不过在这之前没有人把这个信息统计出来,我们就做了一个工具专门查股权质押的,任何人输入一个代码就知道这个公司有没有股权质押,质押了多少,风险是什么样的,我们把这些东西给到用户,用户愿意分享,用户反而觉得这个东西我得到这些信息的,我突然知道了而且很容易了,我就把它分享出去,不是没有办法,是有办法,还是说你要了解你的用户。

    主持人:我明确知道我会得到什么样的东西,我昨天真的花了很多时间体验步数宝,特别巧妙的一件事,回到袁总这边,我之前没有特别仔细的体验,昨天我去里面体验的时候,发现有一个功能点特别打动我。很多产品一上来都会跟你说送个什么券送一堆,步数宝也是,上来给你送积分,有一点我昨天算了一笔账。一上来给你送积分,你这个积分其实是足够换一块钱的电话费,这一块钱的电话费充值就得跟步数宝更多的互动,这个时候这个用户相对来讲会变得比刚上来尝试会很稳固。我昨天这么去看,我自己推算这个成本可能在几毛甚至几分甚至更低,提这个事引出下一个问题。

    各位在自己做小程序的时候,因为你们都是数据做的相当漂亮的小程序们,你们认为自己在哪些地方做了很关键的事,让你们的小程序有了一些指数级的增长。还是从袁总这边开始。

    袁瑷:步数宝一直都没有说像其他的小程序一夜之间就爆红的增长,我们的增长一直很持续,基本上每天是斜线的增长,而不是指数级别的增长,确实是这样。因为刚才我说了,我们并没有花很多的精力刺激用户来分享,我们分享的奖励连钱都没有,我们上来根本没有说上来给你红包,也没有让你提现的各种东西,我们奖励的东西还是步数,邀请一个好友奖励五千步,最终通过我们的产品筛选和过滤的用户,绝大部分还是每天都走路,有没有步数宝都走,只不过每天上来收一下,24小时如果没有了就清零,我已经走完了上来收一下,是这个心态。最终能不能兑换东西,有一部分用户非常看好,大部分的用户没有那么看好。

    主持人:会有在某个版本的时候做过特别不一样的功能或者是运营的事件吗?

    袁瑷:我们一开始一直都是这么持续增长的,没有说哪一个版本一天几百万的都没有,我们一直是持续增长的。

    image.png

    荣强:我们在做产品的时候是要抓两个点,一个点就是结果的快速呈现,因为做我们这行所有的结果都是实时的,我们拿出来的一定要给客户快。第二个是准确的,因为从来我们回答用户里边没有任何模糊的,大概率的,我们都是结果呈现的。我们以前设计产品大家都有一个厂家的逻辑,你要想来要我服务,你得按照我的规矩进来找到你要的东西,这是之前大多数做产品的逻辑。股市这个特别复杂,数据多,涵盖的指标也多,你让一个刚入门的用户很容易想找到,他甚至都不知道该进哪个门,非常难。这点我们就改变了做产品的逻辑,我把权力交给用户,你来就问我想要什么,你查一下上市公司也好,你查查今天的股价交易量,我都能够快速告诉你,这样的好处在哪呢?我不用做一个产品满足一万个人的需求,我只需要你把问题告诉我,我来满足你单个人的需求,这样所有的用户在跟灯塔沟通的时候,一定知道是单点沟通的,因为他是个性化的,他问的问题是他自己的,我回答的也是跟他相关的。

    所以我们在2016年下半年的时候,我们第一个在我们APP做这样的产品,智能搜索的入口,支持语音输出,任何的问题问我我马上回答你。当然了我不支持你问我今天哪支股票涨的好,这是不回答的,因为我们做了这个功能之后,用户特别喜欢。虽然一开始不习惯,进来发现我怎么弄,当然我们一开始会教育他,你应该怎么问我问题,慢慢他习惯以后反而他的黏性特别强。我现在APP里所有的功能都可以通过产品表哥启动它,小程序也是一样,单独做了一个小程序叫灯塔表哥,一个对话框,用户进来问的所有问题都能回答他,我们有信心,因为这个市场是一个开放市场,上市公司的数据都应该开放出来,当然我们现在帮着股民筛选这些信息是否是客观和真实的。我说这个大家可能也明白,我们在做这些事情,如果这样的话给股民更多的就是更有帮助的,在我们眼里股民都是比较可怜的,为什么可怜呢?我经常举这个例子,大多数股民相当于只有小学水平,但是到股市里他要考大学的题目,大家都知道炒股在数学里面是最复杂的逻辑,但是他只有小学的水平考大学的题目非常难,他的对手有很多,有的人可能是比他水平高一点的,有的人是高中水平的,所以股民来讲他需要的是帮助,他这个帮助不是直接告诉他你买什么,哪些人都是骗子。帮助他提高投资能力,这是我们灯塔财经一直坚持做的事情。

    主持人:我可以理解你们做的很关键的功能,核心其实有一个语音对内容和各种指数的查询,这是很关键的一个。

    荣强:从技术上来讲,我们实际上用了AI技术,一个是语义识别,一个是自我学习。

    主持人:另外你提到你不会给股民方向,我会觉得你们产品有一个,在我看来跟别的财经产品很不一样的地方,每个新闻你都有一个绿色和红色的杠杆,也是给看好和看衰的方向,这也是蛮重要的指标。

    荣强:我们会给,如果没有结果股民觉得没有意思不解渴,我们给出更多的是参考依据,最终让他做决策和判断。我把厂家分为两类。

    主持人:你回答这个问题还是我给你准备另外一个问题?郎春晖。

    郎春晖:我不专业,我是外面看的,你们是里面干的。刚才宏达走了,他认为APP时代已经结束了,现在是小程序时代,我非常喜欢他,我看着他就有想投他的冲动,我特别容易有那种冲动。但是这个我并不完全认同,他是基于他特定的那票人群,因为那票人群就生活在微信上,但是很多复杂应用的重度人群还不能远离APP,所以这边炒股,这个东西你要完全移到小程序是不可能的,包括汽车之家都是同样的打法,我抽离出一个特定的应用,这个应用能快速的带来量,我也可以举一个另外的例子,也是我们原来第一波投资人投的项目叫小影,小影在国内不太有名,是一个视频的剪辑工具,而且是手机上特别复杂的剪辑工具,当时我投它的时候,大家说这是复杂,但是我是它的重度用户,我当时一看小影特别喜欢就投了它,最后它走向海外的应用,大概全球有两千万的日活,突然最近发现他上了阿拉丁的榜单,每天都是往上,我刚才查了一下,现在已经排到24了。那么重度复杂的应用怎么能在小程序上一下子突然到了24,后来我才发现他这个东西跟他原来不是一样的东西,是抽离出来一个,在特定的节气,立春或者要寒,给你最简单的方法一键制作出什么,后边我不知道它想做什么,这些东西是我们可以用很好的方法,能让一个东西快速的跳出来。

    主持人:也是顺着微信即用即走的概念,抽了一个单独的功能出来。

    郎春晖:是。

    image.png

    周杰:我们看的流量,现在有一百万左右的日活,有多款小程序,这个应该讲将近一年的时间,我们看到流量是很起伏的,从单个小程序上来看,整个做下来之后,我自己的一个感受体会,就说现在的2C的小程序,我们自己看到的小程序,很多其他所谓流量的火,其实是一个击鼓传花,它在不停的击鼓传花下来,你有很好的传播K值,它会膨胀起来。这个K值可能会慢慢降下来,虽然我们现在还有一百万的日活,但心里很不踏实,总感觉自己给用户的长期价值是什么,这是我自己一直在思考的。步数宝和小打卡是很好的思路,核心都是形成了习惯。步数宝是收集一下步数。小打卡是给B赋能了,只要这个东西能给B带来好处,B就会持续的使用这个工具,这能产生长期价值,这个流量是实话做起来其实不是很难的事,关键其实还是怎么找到长期的价值,只要有长期的价值,后边可以通过不断地一些方法,使这个东西不断地被沉淀下来,不断的成长,我很羡慕步数宝是稳定缓慢往上走,这个听起来非常好。

    赖斌强:感谢周总,分享一些我自己的观点。我认为首先说一下小打卡,我们前几天还复盘了一下,我们正式商业化运作大概450天,从最初1.2万的DAU,阿最高我们到过140,大概有110多倍的成长,大概在十五六个月里边,我们也是相对比较线性的成长,没有突然爆发,也没有突然下来,我非常赞同周总刚才说的话,我们是很特别,我们是这种喜欢微信小程序,轻应用是移动互联网的下半场,王兴定义的移动互联网的下半场是从另外角度来讲,我认为2C整个应用的模式也迎来下半场,那就是从APP往轻应用的方向发展,轻应用不光包括微信的小程序,大家可能也知道头条、百度、支付宝,他们都推出了小程序的平台,然后我们知道安卓其实它也有轻应用,IOS也推出了,更底层的手机厂商,他们包括去年的时候他们也推出了一个叫轻应用联盟,我认为这是一个大的趋势,这个趋势是植根于人的本性,人的本性就是东西看到就想要,看到就想用,要不然过了几分钟意愿就会减慢很多。

    随着手机处理速度的提升和4G速度的提升,以及包月的出现,现在轻应用我认为会是逐步的去替代APP,最终超级应用可能就那么几个,剩下大家不再装APP了,剩下很多的应用场景会在这些超级应用里面去发生。这些事都被超级应用干了,那我们干什么,小打卡其实在最初的时候,其实我们就想去做一个在轻应用里面能提供长期价值的东西,最终你喜欢小程序的话没有退路,不可能把流量导到APP里面,要么就是在里面变现,要么就是在里面提供长期的用户价值,再去从中实现整个公司的商业价值。所以说其实小打卡更看中的是长期用户留存,就是用户要有合适的增长,同时能够留下来。在这关键里面小打卡比较关键的几个产品和运营动作以及我们的增长,其实很关键的第一点是在头几个月,就是在2017年的年底之前,我们是专心服务好圈主,就是专心服务好那些把原来在微信里面已有的社群拉到小打卡上面去实现他们的一些社群管理的那些圈主,把我们的产品做的足够快,把体验做的足够好,能够让他们很好的完成他们的动作。

    在那之后我们认为我们已经找到了一波真正喜欢小打卡的用户,他们会长期的留存,那个时候留存非常高。我们之后很顺利的往平台的方向发展,我们发现一个用户他在同一时刻他是有多种兴趣的,他可能今天在学钢琴,明天想学瑜伽,后天想学画画,需求非常多,我们顺利的往平台方向发展,去做用户的兴趣分发,圈子的分发,这一步做完以后整个产品越做越厚,用户也会主动的分享,现在在小打卡里面的话,用户跟圈主的连接动作其实已经有60%是小打卡的推荐完成的,我们已经很顺利的进入平台化的方向,我们整个的增长和留存都能够比较持续稳定的提高。总体是做这些事情。

    主持人:时间差不多,我快速最后一个问题,刚才提到你把小程序的概念抽离出来,用了轻应用的词,百度和支付宝也在做小程序,整个阿里系也做了一些切入。各种做小程序的,包括郎春晖,你们是不是现在就在考虑或者已经在做别的平台的小程序接入?或者说还是在观望的状态,你觉得那些平台它的做法跟在微信里面是不是有不一样的地方?我们快速说完这个问题。

    赖斌强:我们已经在观察和尝试了,我认为这里面最终可能存在轻应用的平台可能不会多,最多也就五个甚至更少,最终会有721现象,7并不一定是微信,未来很多变化,当然我希望微信能够发展的最好,它整个小程序生态运营能力没有跟上的话,很有可能会有后起之秀,具体是谁大家都能感受到。确实这几家超级应用的话,它们的属性是不一样的。比如说支付宝他们更强调的是交易,百度更强调的是搜索以及它的整体生态连接能力,这跟它最早的阿波罗的做法和最早的网盟的做法很像,做一套开放的东西让大家进来,现在看起来着力点比较分散。现在看起来我觉得可能微信、QQ,字节跳动系,它们的气质比较像但也有差别,因为字节跳动做的更多的是,它里面的生态是有高地的,是有关注属性的,它有类似于KOL的概念。微信是点对点之间的连接,更强调的是通讯,但它们之间是有人与人之间连接的,只是连接方式不同而已,我认为它们两边会有一定的相同点,但同时我认为接下来他们可能会面临很多的竞争。整体我是这样的看法。

    周杰:我们还属于观察和少量的尝试,不同的平台其实它的属性不一样,所以用户的心态不一样,所以最终可能上边适合小程序的形式和种类可能也会不太一样,从从业者的角度来讲,其实有更多家平台来竞争是一件好事,给我们可能更多的机会。

    image.png

    荣强:我们已经开始了,在支付宝和华为。

    主持人:华为是快应用是吧?

    荣强:是的。

    主持人:你们应该是最早先做APP,后来再去做各个平台的小程序?

    荣强:我们先上APP。

    主持人: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荣强:华为是应用市场型的,我们的用户从手机机型来看华为占比非常大,支付宝的用户更可怕,他们有一个股票频道,号称有三千万用户。

    主持人:你们直接跟交易接上了。

    荣强:不一定交易,交易是证监会不允许其他的第三方来做,我觉得有用户的存在。

    image.png

    袁瑷:我们现在也是在观察,我们非常想跟他们对接,现在还没找到非常好的方式。

    主持人:郎春晖你来看看。

    郎春晖:肯定我们希望有其他家出现,虽然我很喜欢微信,也很喜欢小龙,但绝对不能允许他一家独大。

    主持人:今天谢谢五位嘉宾的分享,我们先请大家回去就坐。

文章来源:阿拉丁年会现场

153856278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