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寒冬下,这家以小程序为生的企业凭什么融资5000万?

半年内就获得超过1亿元的融资,这并不容易。

日前,小程序生态服务商即速应用宣布获得5000万元A+轮融资,投资方为深创投及其旗下的深圳市人才创新创业一号股权投资基金,而上一轮千万级融资是在去年5月。

640-4.jpeg

这是2019年首个获得融资的小程序服务商,对于整个小程序生态也是一记强心剂。这说明在资本寒冬的形势下,投资人对于这些小程序生态“送水者”的前景仍然看好。

有趣的是,小程序已不再仅仅是微信小程序的代名词,各大巨头都在构建自己的小程序生态,服务商同样如此,现在即速应用同时支持微信、支付宝、百度、头条等多家小程序的开发。

晓程序观察(yinghoo-tech)就此与即速应用CEO陈俊梁深入地聊了聊,即速应用能够逆势获得融资的原因是什么?小程序2019年到底将究竟去向何方?

轻量化是潮水的方向

风起于青萍之末,早在2014年,陈俊梁就从很多地方感受到新趋势的产生:App已发展到巅峰,轻量化提供服务的时代即将来临。

这一判断源于他在百度的任职经验,2014年,他在负责“百度导航”APP的项目开发时,曾切身感受到,几乎所有App在推广这件事上都会遇到障碍,除非是高频刚需的头部应用,一般App很难在用户手机屏幕里占据一席之地。

“当时最大的感受是App预装成本很高,要好几块钱,到注册这个环节又流失了一批用户,有效用户的成本达到十几块钱都是很正常,像百度这样的巨头都是如此,中小开发者的情况可想而知。”陈俊梁说。

640-3.jpeg

流量向头部App汇集的终局已清晰可见,下一波浪潮必将出现在更底层的技术革新上。

“当时我判断APP的生命周期达到了巅峰,技术变化将从客户端转到浏览器,也就是直接获得服务层面。”陈俊梁说到。

可以说,轻量化提供服务的趋势在2014年就初现端倪。而彼时,距离微信提出小程序的概念还有整整两年。

那么,落脚点在哪里?

机会在2014年年末出现了,那时,万维网联盟终于公布了H5标准规范,这是一项重要的技术变化,相比于APP,H5具有跨平台、快迭代、低成本的特点,更重要的是它可以直接在浏览器里打开,无需下载使用,这与陈俊梁的想法不谋而合。

因此,陈俊梁毅然地从百度辞职创业,带领团队开发了“微页”这款产品,专门帮助中小商家用组件拼接的形式制作营销活动的H5页面。

640-2.jpeg

然而,这与他思考的理想形态还有很大距离,因为H5页面入口不固定,而且主要起着传播展示的作用,仍然游离于巨头生态之外,更不用谈取代App了。

直到2016年张小龙在微信公开课上提出了“应用号”的概念,陈俊梁马上意识到,这就是他追求的产品形态,他仿佛听到了历史车轮启动的声音。

“从底层技术看,小程序和H5是一模一样的,小程序只是在类H5基础上做了技术升级,但在使用方法上,小程序除了传播还能承载更多的服务能力,并可以嵌入各大巨头的生态内,完成流量的商业变现。可以说H5的产生是传播本质,而小程序的产生是商业本质,驱动力不同产生的效果也不一样。”陈俊梁说到。 

所以,根据之前H5制作工具的经验,陈俊梁为即速应用未来的发展确定了两个方向:

1. 仍然聚焦于B端市场,以服务商的角色切入小程序。

2. 因为目标用户定位是中小商户,所以依旧沿用组件化方式制作小程序。

在2017年1月9日小程序正式发布的第二天,即速应用就上线了可视化拖拽制作小程序的平台,另一段旅程开始了。

“我们不是服务商”

不过,新生事物的诞生往往总伴随着质疑与不解。

小程序推出几个月后,热情逐渐冷却,报告称,有35.5%的开发者对小程序感到失望。当时,面临巨大压力的除了微信团队,还有这些All in 小程序的第三方服务商。不过,那时候陈俊梁却很坚定。

“因为我们All in的是趋势,就像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是个必然的趋势,当判断小程序这种形态将成为主流,那不论快慢我们都还是坚持。”陈俊梁说到。

17年5月份开始,随着“附近小程序”的上线,越来越多小程序能力释放,一些新的商业模式也逐渐跑通,小程序的市场价值终于得到认可,迎来了爆发增长期,据介绍,到9月份,即速应用上线的小程序数量翻了一倍。

虽然过程有些曲折,但潮水的方向已经越来越明确了。

一年之后,即速应用发布了2.0版本,更加注重于小程序的个性化制作,2.0版本共有三种小程序制作方式:直接套用行业模板、功能模块自由组合拼装以及高度自由的可视化组件拖拽模式。

从收费模式上看,最低的套餐是3999/年,最高为19999/年,这是目前即速应用的主要收入,两百多人的团队已经能够实现营收平衡。

640-1.jpeg

正如小程序生态在不断进化,第三方服务商的也在演进中嬗变。

当问到现在服务商的机会在哪里时,陈俊梁却给出了一个让人意外的答案:“我认为我们不是服务商,或者准确点说,不是技术服务商,而是生态服务商”。

技术服务商只是帮助中小商家开发小程序,而生态服务商提供从的则是开发到运营的全链条赋能。

“之前的即速应用是开发层面的SaaS平台,我们提供丰富的插件,但如果要做更多行业的解决方案,靠我们自己的力量远远不够,必须建立一个平台,开放我们的商户给其他开发者,这就是即速云的由来。”陈俊梁说到。 

即速云在2018年8月上线,是一个供商家和其他开发者需求对接的平台,在这个平台里,商家可以发布开发、运营推广、设计等方面的需求,由其他开发者或服务商来承接。

不过,目前即速云仅开放了插件市场,开发者上传插件供商家购买使用。

640.jpeg

值得注意的是,即速云的插件是在微信插件的基础上封装了一层。微信插件的接入还需要修改小程序代码,可以说是To D(Developer 开发者)。

而即速云里的插件不涉及代码层面,是更彻底的To B,二者并不冲突。接下来,即速云还会推出服务市场,为商家提供运营层面的解决方案。

所以,陈俊梁认为即速应用不是服务商,原因就在于它通过开放自身能力,让开发者上传插件并获得收益。已经跟微信一样进化为生态平台,算是微信生态下的二级生态,这是即速应用被资本市场看好的原因。

不难发现,诸如有赞、微盟等其他头部服务商也在朝二级生态发展,微信撒下的种子,已经成长为一片郁郁葱葱充满生命力的森林。

百家争鸣的时代来了

对于未来,陈俊梁用了“百家争鸣”这个词。

即速应用作为同时支持BATT四个平台的服务商,对于巨头之争感受很深。

2018年,小程序还只是微信的游戏,2019年,小程序的边界将扩展到所有平台。

“18年全平台的趋势开始出现,19年将是全平台爆发的年份,虽然从技术上说各个平台都被拉平了,但每个平台的小程序属性还是不太一样。”陈俊梁说到。

比如说支付宝侧重金融和支付,百度聚焦搜索和信息流,今日头条则是信息流和视频等等。陈俊梁认为这些平台的小程序在今年上半年才会真正爆发起来,那时候算得上列国纷争,百家争鸣。

对于不同的平台,即速应用的生态打法依然不变,还专注于提供从开发到运营推广的全链条赋能。因为商户的需求还是不会变的,只是需要在上面叠加不同平台属性的解决方案,陈俊梁对此很有信心。

在2018年年末,唱衰小程序的声音此起彼伏,然而在另一些人眼里,它才刚刚开始。

       文章来源:公众号 | 晓程序观察

官网底图.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