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留存70%,帮助老师提升完课率和复购率,知识圈打造一站式闭环学习场景(第126期)

2015年打赏开始流行,2016年知乎,喜马拉雅,得道在移动互联网的加持下火热程度不断增加,很快就引爆了“知识分享经济”的热度。这意味着“知识”将不再免费分享,个人所拥有的无形的知识和技能,有机会转化成知识商品在市场上进行交易。


知识付费的市场大门已开,从四面八方涌入的无数知识分子和互联网平台十分看好这一前景,都希望能赶上这一轮风口。知识圈创始人孙大伟同样看好知识分享经济市场,大步快跑涌入赛道。

 

虽然知识付费市场环境一直被唱好,但身处其中的大伟发现:招生过程中转化率特别低,经常在帮助老师打造了引流课之后,学生就没有报名后续课程了。那如何才能提高复购率呢?在调研过程中,发现大家都在运营社群让学生交作业,所以大伟和团队就承接了社群运营的工作。


但是运营和统计的工作特别繁琐,大家参与度也不高,团队就想有没有一些好的方法,来改善这种情况。经过商讨决定开发一个提交作业的工具,就是知识圈最早的产品原型,后来用的人多了就产品化了。


小访谈(文章配图).jpg


知识圈的诞生


在入局教育圈之前孙大伟完全是个门外汉,之前长时间在通信、互联网、云计算领域拼搏,因个人爱好开始学习画画发现教育培训领域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于是创办了第一家艺术培训机构“微艺生活”。在移动互联网的加持下孙大伟顺应了市场的变化,不久后对微艺生活进行转型,打造了一站式学习目标管理平台---知识圈。孙大伟拥有丰富的技术、产品和市场团队组建的经验,创始团队的专业背景和基因也为知识圈的构建奠定了稳固的基础。

 

2017年微信小程序上线,在微信生态下孙大伟再一次看到了市场价值。在2018年初上线小程序,因为小程序的出现大幅度的提升了用户体验、提高了用户总量,但从提升完课率、复购率的角度来说付费是关键点。“小程序对于我们来讲,是好也是坏。从长远来看还是好的,因为用户体验更好了。但暂时来说比较坑,因为小程序不支持虚拟付费。免费的流量对于教育产品意义不大。”孙大伟表示。


以下为精彩访谈内容:


灯妹儿:当时设计产品依托的核心思维是什么?


孙大伟(知识圈创始人):我们的设计核心思想是提高课程的完课率,组织形式是课程社群,因为对于教育产品来讲,获客成本比较高,如果完课率上不去,就意味着复购上不去。


市面上百分之九十的在线课程都缺乏课程的后续服务,在线课程不同于线下教学。是否有完善的答疑体系、练习体系、测评体系来帮助学生更好的掌握知识点,直接决定学习的效果,间接决定客户是否持续购买。同时教学的服务闭环不完整,容易导致学员对完成课程失去坚持的信心,进一步就会影响了课程的完成率和复购率。


WechatIMG601.jpg

 

灯妹儿:目前市场上有非常多已打卡为场景的产品,大多会结合公众号运营,将用户留下来。但是知识圈这款产品是兼顾“平台”和“工具”的,这背后的运营逻辑是什么呢?在提高留存这方面有什么秘诀?


孙大伟(知识圈创始人):其实我们的逻辑比较简单,对于免费使用我们工具的B端用户,会带来C端流量。付费用户则使用产品引流到自己的公众号上。这样情况下,知识圈平台上很多免费的用户就带来了大量C端用户,所以平台的流量池自然就形成了。


灯妹儿:知识圈小程序是否为冷启动?它是如何完成从0到1的跨越?在这个过程中有遇到哪些坑?是如何克服的?


孙大伟(知识圈创始人):我认为小程序的冷启动,还需要微信群和公众号,特别是微信群,首先找到目标用户,然后设置分享和转介绍机制。如果是个好的产品,小程序的传播效果会较好。


而在做小程序之前,知识圈已经做了大半年的H5版本的在线打卡工具,累积了一批忠实的B端用户,所以在转换到小程序的时候,没有从0到1那么困难。


我们遇到了很多问题,比如一开始没有ICP,上线审核不能通过,一度有两个月产品不能更新,后来通过办理解决了。没想到后来出台了不能虚拟支付的政策,我们不得以又回到在H5上做营销,小程序仅做日常使用才解决了这个问题。


灯妹儿:目前拥有多少用户,是如何完成的用户增长?用户画像如何?日活和次日留存能达到多少?


孙大伟(知识圈创始人):目前有5万+教育机构和老师使用知识圈,用户增长主要是通过小程序的自传播和适当的BD推广模式。快速增长还是来自产品的创新,找到小规模试用的用户,然后快速扩大传播效果。


我们主要服务中小型教育机构和老师,他们带来的学生用户日活用户大概在百万级别,但这个目标和我们关系不大,我们比较在意老师增长速度,同时我们自有平台的每日UV大概在10万级别,次日留存70%。


WechatIMG602.jpg


灯妹儿:在产品中有看到一些是付费课程,一些是免费课程,如果在付费课程里知识圈是如何获取收益的?目前的交易额有多少?


孙大伟(知识圈创始人):因为虚拟支付问题,所以在小程序里面大部分都是免费的。目前我们有软件使用费用和主动推付费课两种盈利模式。去年GMV是2000多万。

 

灯妹儿:完课率、复购率和传播度也是教育页老生常谈的问题,知识圈是如何利用微信生态来提高这方面的短板?


孙大伟(知识圈创始人):我们认为一个学习型的组织,他需要存在四个元素,课程、老师、学生、社群。而组建社群,核心价值是课程,组织活动的表现形式是作业与练习,知识圈将整个学习过程都围绕着社群的场景建立。将社群达到的目标和传播融合到了教学过程的每个环节里,所以用户在学习过程中有目标、有任务、有监督、有激励。提高了组织目标的完成率,学习效果会比较好,从而就会提升课程的复购率和口碑。

图片-1.jpg


写在最后


谈到“小程序+教育”的未来发展趋势,孙大伟并没有持乐观的态度。他表示,目前教育小程序偏工具化和引流产品居多,核心的收费逻辑没有打通。在线教育行业不支持付费就无法实现平台和老师的变现,所以在短时间内看不到太多想象空间。如果之后小程序可以支持虚拟支付,可能会出现更多细分品类的教育流量平台。

 

教育圈是一个非常诱人的市场风口,加之微信生态下又有大量的下沉用户没有挖掘,但对想要创业的人孙大伟给出的建议是:看准创业类型,如果是内容和学科创业在微信生态内还是有很多机会的。但如果是工具类创业,市场上大部分赛道己成红海,可能需要更高维度的切入点。

1553054994.jpg.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