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号没落,朋友圈刷屏失灵,微信流量江湖在迭代

近来,各巨头的动作频频,微信小更新不断,头条则直接甩出了铺垫已久的“飞聊”。只是没多久,飞聊就陷入了内容可能踩红线、看热闹的人多于真正使用者的内忧外患中。对比之下,微信的生态依旧在慢而不散地发展。

01  微信知道你想要什么

2018年12月21日,微信迈入7.0时代,视频动态的雏形亮相。随后,2019年1月9日的微信公开课上,张小龙花了很长时间讲述做视频动态的前因后果,甚至表示朋友圈这个10亿流量池,其实是阴差阳错的结果。

但在果酱妹看来,视频动态的出现不仅仅只是为了弥补张小龙当年的“遗憾”,也是为了填补微信生态在视频领域的空白。

在头条系抖音一骑绝尘的对比下,腾讯十几款短视频产品陆续折戟,连水花都没有一声,砸了重金的微视怎么都扶不起来,微信的视频动态被寄予了厚望,试图以完全不同的定位闯出一条路来,差异化才能成为撼动巨兽的可能性。

张小龙希望看到的,用户可以勇敢表达自我的“视频朋友圈”,虽然目前仍未成为惯性动作,但是已在微信生态中悄无声息地慢慢成长了。

微信的社交属性毋庸置疑,但一直在做加法的微信生态也在不断变得沉重,重重叠加的社会人际关系在微信里盘根错节。

有多少人发条朋友圈都要斟酌很久遣词造句,最后嫌弃太麻烦又把内容都删掉了。闲聊时,有个朋友提到自己每次有新喜欢的人,就要费劲地开始删除“不恰当”的朋友圈,以塑造一个完美的形象。最后,他们都选择关闭朋友圈,或者是“三天可见”。

所以,当2019年5月5日,微信推出“一个月可见”的朋友圈新权限的时候,一下子上了热搜,微博上几乎是普天同庆,“三天太少,半年太多,一个月刚刚好”,代表了当代青年的新社交礼仪。 

640-3.jpeg

显然,微信是知道用户想要什么的,只是微信已经成为过于庞大的存在,作为一个国民软件,牵一发而动全身,任何一个改动都需要深思熟虑。也正是因为如此,微信生态呈现出的是缓慢但从未停止的发展状态,就像沙漠中的尔威兹加树。

02  微信生态的净化工作任重道远

最近头条系的“飞聊”火了一波,但接踵而至的质疑声却让这个新产品面临了极大的障碍。作为一个定位于兴趣社区的社交软件,软色情、低俗内容不可避免,飞聊也没例外,刚上线,其兴趣小组内就聚集了各种微商、营销号。

同样的,当微信构造出自己的生态,除了地面上的花团锦簇,自然还有地下的汹涌暗流。

微信对于自己的生态自然是呵护的,但拦不住生态中形形色色的人性,有人的地方就有利益可图。因此,尽管微信全力打击各种违规的公众号,试图将有害信息隔离,但依旧有所疏漏。

比如,一直在和规则斗智斗勇的色情低俗内容,放在微信生态里,常见的就是小黄书。

近几年来小说付费成为不少公众号的主要盈利模式之一。公众号通过和小说网站合作分成,在公众号上通过吸睛的标题和封面图,放上小说的前几个章节引导用户到网站上阅读全文,这其中或付费查看,或让用户自由赞赏,以此来获利。而这些小说内容,许多都有“不宜”的部分。

针对色情低俗的小说号,微信在去年严打了一波,不少公众号在当时遭受到不同程度的处罚,删文、封号让小说号主们瑟瑟发抖。如今,做低俗小说的号已经大大减少,因为打击严,大家已经不敢在危险边缘试探了。

640-1.jpeg

微信自然也是一直在打击的路上。据“微信派”2月23日消息,微信在2019年已经封禁及处理:

• 发送色情暴力类内容的帐号966个,删除相关文章2267篇;

• 发送低俗类内容的帐号36556个,删除相关文章73318篇;

• 夸大误导、标题党类的帐号3070个,删除相关文章3447篇。

自2018年11月30日,微信发现存在用户利用漂流瓶等功能发布色情内容或色情招嫖广告的情况,暂时下线微信漂流瓶和QQ邮箱漂流瓶相关服务,在微信7.0.4版本中,漂流瓶功能正式下线。

这些都可以看做是微信为了维护生态做出的努力,也是大环境下的顺势而为。最近下架整改的探探和暂时关闭动态发布功能的陌陌,或许会让微信更加谨慎自觉。

当然,生态中的问题还存在于朋友圈。若不成气候,微信大概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旦影响了用户体验,微信便会铁血出手。比如5月14日,微信发出的《关于利诱分享朋友圈打卡的处理公告》

一方面,随着参与人数爆炸式增长,打卡泛滥,用户刷朋友圈却看到满屏都是同质的打卡内容时,少不了抱怨和失望;另一方面,这些产品利用朋友圈流量赚得钵满盆满,微信作为平台方自然是不愿意被白白薅羊毛的。

640.jpeg

微信对朋友圈的净化和维护,远不只是最近的打击打卡而已。其实对于外链的管理,微信从没有放松,《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写得清楚明白。朋友圈一旦因各种刷屏营销失控,微信绝不会睁一眼闭一只眼。

去年年初,网易、新世相、千聊等就曾相继在朋友圈裂变玩法中,被微信“一锅端”。这些在微信群和朋友圈刷屏的课程,无一例外在刷屏后的几个小时内就被停止访问网页。在这波打击之后,刷屏的海报、测试已经在朋友圈中少见了。

不仅如此,今年春节期间,“今日头条”“今日头条极速版”“火山视频””西瓜视频”等被点名,微信称其以红包形式进行诱导分享拉新,使用文字链接、图片二维码方式绕过规则,变换域名近百次,并使用文本口令进行对抗,微信依规封禁。

640-4.jpeg

厘清这些,或许微信生态的样貌会更清晰,在原则之内的事情都可以忍受,而超出的便会受到微信的无情打击。

这些年冒出来的社交软件不断,像子弹短信、马桶,但却没有看见一款可以与微信并肩的,究其原因,微信的克制、去中心化、商业连接能力等已经远远超出一个社交工具的范畴。如今,它是移动互联网中的“超级App”。

       文章来源:微果酱

        作者:陈出木

1557802561.jpg.jpg1557802561.jpg.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