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欢迎来到阿拉丁指数
  • 登录 注册
小程序
小程序码 扫码使用小程序
研究报告
行业活动
    从校内、美团到小打卡,赖斌强要抓住小程序的大浪潮
    2018-05-28 18:45 100000+

    QQ截图20180528183502.png

    再次创业将近一年,赖斌强一直很低调。甚至一些美团的老同事,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我没有高调的理由啊。”赖斌强笑着说,踏实做事,没必要大声喧哗。但与一些创业者比起来,赖斌强之前的履历已经十分值得说一说了。


    2003年的圣诞节,在广州做软件工程师的赖斌强收到了在美国读书的王兴写的一份邮件,谈论美国的互联网创业。过完春节,他便辞掉工作,北上北京加入了王兴、王慧文的创业小团队。他们一起尝试了十几个方向,折腾了2年最终做出了校内,一年后又卖掉了校内。卖掉校内后,赖斌强做了一次为期1年半的环球旅行。旅行结束后,他和王慧文一起做了淘房网,之后又卖掉了淘房网,一起加入了美团。


    这一晃,就是14年。赖斌强说,这14年里最得意的那一刻,就是04年决定辞去工作走一条自己想走的路的时候。2017年,赖斌强离开了已经是巨型独角兽的美团,决定再次创业。


    因为本身就是一个兴趣爱好广泛的人,他考虑做兴趣社群方向的创业。在研究了市面上的大部分相关产品后,发现有个小程序产品叫小打卡,挺有意思的。上面聚集了一批社群,每一个社群里都活跃着一批有共同的价值观或者目标的人,他们每天通过打卡来发展兴趣、养成习惯。


    2017年2月,在成都,91年的程序员徐佳义,为了让自己和女朋友每天能按时吃饭,利用业余时间开发了一款微信小程序,就是小打卡。小打卡上线之后,出乎意料的受欢迎,在没有太多推广的情况下,凭借口口相传,到了7月份,用户数已经突破了20万;这时候,徐佳义面临一个难题:是否离职出来,全力搞小打卡。


    赖斌强联系到了徐佳义,并给他描绘了一个巨大的愿景:搞兴趣社群平台。


    马克思说,历史是呈螺旋形发展的。赖斌强认为,这句话在移动时代同样适用。


    在PC时代早期,应用程序是需要在下载并安装到本地,然后才能运行的;之后随着网速和服务端处理能力的不断提升,Web应用逐步成为主流。“我认为移动端也一样会经历这个过程。”赖斌强说,微信推出开放平台(小程序)后,移动端又会重复当年PC的桌面应用转Web应用的过程。他认为,这是一个大的浪潮。在这波浪潮中,即开即用的小程序最终会逐步成为主流。


    微信的开放平台先扣动了这个的扳机, 其他的Super Apps比如:支付宝、百度、甚至头条纷纷推出了自己的开放平台。“我认为这波的开放平台运动不是一个小风口,它是一个大的浪潮。”赖斌强说。


    2017年8月,他们注册了公司,王兴和王慧文做了种子投资。接着,他们拿到了真格基金的天使投资。207年12月,小打卡拿到了红杉资本的A轮投资,后来,IDG和晨兴资本在红杉的基础上又分别追加了两轮,现在公司估值1亿多美元。


    以下为对话整理:


    创业,要在一个大的浪潮里做规模效应最大的事情


    《商业与生活》:为什么会对兴趣社群感兴趣?

    赖斌强:首先,我希望这次创业能做出一个有足够大价值的产品,而社群是一群人因为共同的价值观或者目标聚在一起形成的一种组织形式,它本质上是一种社交。 社交型产品的规模效应是网络型的。在一个新的浪潮来临的时候,如果能抓住机会做一个具有网络型规模效应的产品是非常激动人心的。


    再者我本身是兴趣爱好比较多的人,之前我比较闲的时间里,我加入了不少兴趣圈子,在里面认识了很多趣味相投的人,很多都成为了好朋友。我希望做一个产品能让大家获得这种体验。


    《商业与生活》:离开美团时,你是想找一个现成的团队加入,还是想自己做一个新的产品?

    赖斌强:只要是能做一个价值足够大的,对社会有用的产品。我都ok,其实我没有执念。


    《商业与生活》:你们怎么分工?

    赖斌强:我是CEO,负责找人找钱定战略,佳义开始负责技术,后来团队扩大以后,他转负责数据相关的工作。他之前也有过两三次创业的经历,很有大局观。


    《商业与生活》:决定了方向后,你们在产品上做了哪些改动?

    赖斌强:去工具化,往社群平台方向去调整产品和运营。


    我们一开始就商定不做SaaS,不做任何的定制;只做平台,提供标准化的服务,同时把所有社群都打通,并制定了清晰的平台运营策略。另外,我们不断加强数据和算法能力,通过各种方式了解用户和圈子,在此基础上推出了针对用户的Feed流和推荐功能,这些都极大的提升了用户发现他感兴趣的社群和同好的效率。


    《商业与生活》:去工具化时也会影响到早期积累的老用户?

    赖斌强:有影响。之前的一些老用户会认为,你就是工具,会提很多工具化的需求。但我们坚定的走去工具化的道路, 也获得了他们的理解。


    《商业与生活》: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较快的增长?

    赖斌强:到9月底,我们就做到了几十万的用户,日活跃用户大几万。用户使用小程序不需要下载,也不需要安装激活,他点过去,接受一下用户协议,就可以算一个用户。用户增长相对容易。所以,我们现在更看重DAU,就是真正的日活数据。


    一不小心踩上了风口


    《商业与生活》:真格什么时候投你们的?

    赖斌强:2017年8月。我们把这个事情说清楚了,他们看这个团队很靠谱,就投了。因为在天使阶段,没有数据,除了团队,其他也没有什么能看的。


    《商业与生活》:怎么没想拿美团基金的钱?

    赖斌强:美团基金是产业基金,做的围绕着吃喝玩乐的O2O服务交易平台,和兴趣社群关系不大。但王兴、老王(王慧文)和亮哥(陈亮)是我们的种子投资人。


    《商业与生活》:最近很多投资机构都在看微信内的小程序创业。

    赖斌强: 最早的时候,很多人看不懂我们做的事情,现在慢慢的大家能看懂了。大家逐步认识到,小程序不像公众号一样,只是一个产品,它其实是一个系统性的机会。其实还蛮有趣的,原来我没打算做踩风口项目,结果一不小心踩上一个风口。


    《商业与生活》:红杉资本及之后的投资公司,主要会看重什么?

    赖斌强:这个业务的逻辑是否能说得通,在做了一段时间之后,从产品上和数据上能否印证这个逻辑;另外,团队是不是靠谱。


    《商业与生活》:到现在,你觉得这个业务的逻辑靠谱吗?

    赖斌强:我们越做越感觉靠谱,愿景越来越清晰,但是前进路上的几个大山,也越来越清晰。


    《商业与生活》:这几个大山是什么?

    赖斌强:首先,能不能营造出一个丰富、健康的的社群生态,让小打卡上的社群种类和数量足够丰富;其次我们是否能让用户很快的发现并加入这些圈子。第三,我们如何在以上两点上分配时间和精力。现在有进展,我们在不断的尝试。 


    《商业与生活》:有用红包奖励的方式去推广吗?

    赖斌强:我们试着做了一些红包活动裂变活动。但效果一般。


    《商业与生活》:为什么像拼多多的效果就不错。

    赖斌强:这就是社交产品跟电商产品不一样的地方。电商的产品,原来卖十九块九的现在卖九块九,大家一眼就能看出价差来,拼的价值或者传播的价值能够很快的衡量出来。而且,电商产品是按效果付费的,做拼团除了可能被薅羊毛以外,没有什么负面效果。


    但社交产品不是这样,红包、拼团带来的很多无效用户,他们无效的打卡、评论会污染整个社群环境。如果你花了钱,却引来了一帮捣乱的用户,这其实是一个很恐怖的故事。所以,我们非常小心。


    文章来源:商业与生活

    THE END

    本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阿拉丁官方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 阿拉丁指数平台( aldzs.com)、阿拉丁指数公众号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上升最快
    新进榜单
      跌出榜单
        • 阿拉丁服务顾问

        • 阿拉丁数据助手

        • 体验指数小程序